第二性Ⅰ 8.7分
读书笔记 第三部 神话
Aludeeej

第一章 200-201页

占有是一种寻找存在的方式
这正是男人往往在女人身上寄托的美好希望:他期望在肉体上占有一个存在,通过用驯顺的自由使自己在自身的自由中获得确认,作为存在达到自我完善。任何男人都不会同意成为女人,而所有男人都希望有女人。“我们感谢天主创造了女人。”“大自然是仁慈的,因为它把女人赐予男人。”在这些句子和其他类似句子中,男人再一次以狂妄而幼稚的口吻断言,他在这世界上的在场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和权利,而女人的存在是一个普通的偶然事件,不过这是一个美妙的偶然事件。

215页

“一个人在自己内心深处具有的失落感、悲剧感,即‘盲目的神奇’,只能在一张床上遇到。”

217页

有些民族设想,在阴道里有一条蛇,在处女膜破裂时会咬丈夫;人们赋予童贞的血以可怕的功能,认为它与经血相似,也能够毁灭男性的活力。这些意向表明了如下观点,即女性本原如果原封不动的话,就更有力量,包含更大的威胁。

218-219页

事实上,人永远也拥有不了什么,也拥有不了任何人;因此便企图以否定的方式来实现;确定财产属于自己的最稳妥方式,就是阻止别人享用它。其次,对人来说,没有什么比从来不属于任何人的东西更加令人渴望了。于是,征服就显现为独一无二的、绝对的事。
一个处女的身体有着暗泉的清新,有着清晨含苞欲放的花冠的毛绒绒,就像阳光还没有抚摸过的珍珠般的东方。……如果他是唯一一个去抓住和深入这些东西的人,他觉得事实上是他创造了它。……比起插入时让处女膜完好无损,男人破坏处女膜对女性身体的占有方式更为亲密;在这种不可逆转的行动中,他毫不含糊地把女人身体变成一个被动的东西,他确定了对它的占有。这意义非常准确地表现在骑士的传说里:他在荆棘丛生的灌木中艰难的开辟一条道路,为的是采摘一朵没有人闻过的玫瑰;他不仅发现了它,且折断了花茎,于是他征服了它。形象是如此清晰,在民间语言中,用“摘花”来比喻占有一个女人,就意味着毁掉她的童贞,“破坏童贞”这个词即来源如此。

222-225页

只有当他忘记死亡寓于一切生命中,他才能对此感到入迷。
既然女人的命运是被占有,就必须让她的身体具有物品那种惰性的、被动的性质。
当女人被当做财产交给男人时,男人所要求的事,在他身上,肉体呈现出纯粹的人为性。
在打扮过的女人身上,自然虽然在场,但是被一种人的意愿俘虏了,按照男人的欲望被重新塑造了。
男人期待在女人身上把握自然,不过是改变了的自然,便将女人推到矫揉造作中。女人不仅是自然的,而且同样是反自然的;
男人既希望女人是动物和植物,又希望她隐藏在人造的盔甲后面。

235页

既然女人一直是他者,人们就不会认为男性和女性彼此互为肉体:对基督徒来说,肉体是怀有敌意的他者,就是女人。尘世、性和魔鬼的诱惑就体现在她身上。

245页

男人喜爱的梦想之一,是用他的意志浸润事物,塑造事物的形式,渗透事物的实质:女人尤其是“软面团”,被动地让人揉捏和塑造,她一面让步,一面抵抗,这就使得男性的行动延续下去。可塑性过高的物质,因其柔顺而自行消亡;女人身上宝贵之处,是有样东西没完没了地逃脱一切约束;因此,男人主宰的是这样一个实体,尤其因为它要越出他的范围,它就更值得控制。她在他身上唤醒一个未知的存在,他骄傲的承认这是自身;

247页

旅行者常常向女人探询他游览的地方的关键:当他拥抱一个意大利女人、一个西班牙女人时,他仿佛掌握了意大利、西班牙的美妙本质。有个新闻记者说:“来到一个新城市时,我总是先去一个妓院。”如果一块桂皮巧克力能使纪德发现整个西班牙,那么一个异国人的亲吻更加会将一个国家连同它的植物、动物、传统、文化都给予情人。

252-254页

女人即使融入社会,也灵活地越出界限,因为她具有生命潜伏着的宽宏。
女人是有巨大诗意的实体,因为男人在她身上投射了他决定不愿成为的一切。她象征着梦:对男人来说,梦是最内在又最外在的在场,是他不愿意要、不愿意做却又渴望和不能达到的东西;作为深邃的内在性和遥远的超越性的神秘他者,把自己的特点赋予他。
她作为男人活动的目的和他们做决定的源泉,同时还是价值的尺度。……男人梦想有个他者不仅为了占有它,也是为了得到他者的肯定。

256-257页

在强调个体的人看来,她掌握一种更本质的特权:他认为她不是得到普遍承认的价值尺度,而是他的特殊价值和存在的揭示。一个男人是被他的同类根据他所做的事客观地、按一般尺度来评判的。但它的某些品质,特别是他维持生命必须的品质,只会让女人感兴趣;他要让她感到刚强有力、可爱、迷人、温柔、无情:如果他看重这些更隐秘的品质,那他对她有绝对需要;他通过她了解成为另一个人的奇迹,这另一个人也是最深刻的自我。
男人不是我的同类,他们是观察我和评判我的人;我的同类是爱我而不注视我的人,他们爱我,胜过一切,爱我而对抗失势、庸俗、叛变,爱我而不是爱我做过的事或要做的事,他们将非常爱我,意志我将爱我自己,意志到包括自杀。
女人往往被比做水,主要因为她是如那……男性自我端详的镜子:他真诚地或者自欺地俯身向着她。无论如何,他要求她的是,在他身外成为他不能在自身把握的一切,因为生存者的内在只是虚无,为了达到自身,他必须投射到一个对象身上。对他来说,女人是最高的补偿,因为女人是在他可能占有其肉体的外在形式下出现的他自己的神话。当他把那个对他而言概括了世界、他强加自己的价值和法则的人紧抱在怀里时,他紧抱的是这个“无可比拟的魔鬼”本身。于是,他同这个他使之变成自身的他者结合时,他希望达到自身。
可是没有男人的创造,女人也存在。因此,她既是他们梦想的体现,又是梦想的失败。

259-262页

将女人确立为无限他者的神话,随即带来了它的反面。
男人成功地奴役女人,但在这种情况下,占有她却失去了吸引力。女人的魔力融合到家庭和社会中,与其说变形,不如说消失了;她下降到女仆的地位,不再是不可制服的猎物,不再象征大自然的所有财宝。
婚姻对男人来说也是一种奴役;这时,他落在自然设下的陷阱里:为了追求一个艳若桃李的少女,男人一辈子要供养一个臃肿的主妇、一个干枯的老妪;
为了让女人脱离自然,为了通过仪式和契约rag男人奴役女人,人们赋予她一个人该有的尊严,人们赋予她自由。而自由正式摆脱了一切奴役;如果让一个原本身上就有魔力的人有自由,自由就变得很危险。尤其男人采取权宜措施后就止步,自由便变得特别危险;他只有把女人变成一个女仆,剥夺她的超越性,才肯接受女人进入男性世界;人们给予她的自由只有否定用途;女人用它来拒绝,女人自由被囚禁,才变得自由;她放弃这种人类特权是为了找回自然客体的威力。
她常常让自己成为这种命运的共谋;仅仅通过谎言和通奸,她才能证明,她不是别人的东西,才能否认男性的意图。
占有从来不能积极实现;即使禁止别人来汲水,也不能占有解渴的泉水。
男人有这样一种双重要求使得女人口是心非:他希望女人属于自己,又希望她仍然是外人。

26-267页

正是为了保卫这种神秘,男人长期恳求女人不要放弃长裙、衬裙、面纱、长手套、高帮皮鞋:凡是在他者身上强调区别的东西,都使她更加诱人,因为男人想据为己有的正是这个他者。
少女的纯洁使人产生放荡的希望,在她的纯洁中不知隐藏着怎样的堕落;

0
《第二性Ⅰ》的全部笔记 73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