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德裏安回憶錄 9.5分
读书笔记 飘泊心灵,温柔可亲
water
爱马不会在乎许多使人际关系复杂化的观念;诸如头衔,职称,名位等等,它唯一认识的是我本人正确的重量,我的冲刺力量一半属于它,它可能比我本人更清楚何时我的意志配合不上力量,可是我再也不会勉强接替爱马的新马匹背载肌肉松弛,虚弱得无法自己上马的人;副官塞列(Céler)此时正在怕雷内斯特(Prenest)路上试骑它,过去我曾有许多驰骋马背的经验,使我现今能够分享骑士和马匹所感觉的快感,也能估量一个人在阳光和风中飞奔的刺激,当塞列从马上一跃而下,我和他同时感觉再与地面接触。游泳情形也相同;我已放弃游泳,可是依然能与泳者共用身体被水抚摸的愉快。奔跑,即使是最短的距离,我也办不到了,我已沉重如石雕,宛如一尊石头凯撒。不过,我仍记得小时候在西班牙枯黄山坡上奔跑的情景,也记得我开自己玩笑,拔腿直奔到喘不过气才停止,确信心脏,肺脏十分健康,都能恢复正常功能;我对任何一位长跑训练运动员都有默契,这点不是光凭智慧就办得到。如此说来,我在各个时期所从事的体能技术训练,都给了我一份知识,弥补我已丧失的部分乐趣。我曾经相信,而且现今当我情绪好时,我仍相信,我用如此方式,与众人分享生命。这种灵犀相同,也是最为可靠的永恒感。有时,我试图将人我同心的感觉加以突破,使之超出人类范围,由泳者身上运用到海浪。可是在这方面,因为所有资料都缺少正确性,我转而进入的,是一个变幻不定的梦境。
0
《哈德裏安回憶錄》的全部笔记 2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