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1802 8.1分
读书笔记 读库1802
HR在路上

先上个图,好巧。

一、《区块链和比特币》

互联网热点科普文章。

区块链原本是一种基于互联网的信息编码、传输、加密、解密验证技术。但在我看来,现在已经上升到了一种“去中心化”的理念。本质上是一种理念上的革新,而比特币就是这种理念的一个具体应用。
……
一个真正的区块链项目,就是通过合理的游戏规则设计,辅以信息技术,去践行去中心化的理念。
比特币的游戏是这么玩的,就两条核心规则。第一,它的货币发行不是由某个机构说了算,而是公开一套算法,每算出一个符合要求的数字,就相当于挖到了若干个比特币。谁都可以去算,绝对公平,谁也作不了弊,因为算法本质上就是一个个数字去凑,凑出一个算一个。第二,比特币的交易信息不是记录在某一台服务器上的,而是所有参与这个游戏的玩家电脑中一人一份,同步记录,这种交易记录在理论上几乎是无法篡改的。——这就是“去中心化账本”。

当然,比特币的这两条核心规则,也带来了先天的不足。

第一,比特币客户端软件需要巨大无比的存储空间。因为每一个节点都必须记录下从比特币系统诞生第一天起所有的交易记录。第二,为了防止作弊,比特币系统有一套很复杂的规则来确保交易记录是真实的,也就导致每一次交易的确认时间一般需要一个小时甚至几天。第三,最多只有2100万枚比特币,而且系统规则决定了平均每十分钟才能产出若干枚比特币。

比特币,是通过“数字指纹”和“非对称加密”来实现的。

区块链,就是一个个“信息包”首尾相连而形成的长链。每一个“信息包”就被称为一个“区块”。

“区块”的规则是:前一个区块的数字指纹+固定信息+收到的交易记录+加一个随机数。

区块链最大的奥妙之处就在于尾巴上加的这个随机数。根据规则,这个新区块的随机数前72位必须全部是0。要想找到这个随机数,唯一的办法就是只能凭运气去凑,从0开始不断的尝试,直到满足为止,这就是挖比特币、“挖矿”。

区块链的未来无疑是光明的,这是下一场互联网理念的革新。

例如,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一种”智能合约”(这是区块链技术未来最大的应用前景之一)。所谓智能合约,就是不需要中间商,就能保证合约被自动完成,不怕违约。合约的支付方式是数字货币,合约生效的条件和执行全部智能化。比如我买一辆汽车,这辆车从工厂自动开到我家,我用指纹或者刷脸开车,合约自动执行,数字货币支付成功。这才是真正的“没有中间商挣差价”。

二、《印度禁书风波》

任何一种新思想都会冒犯抱残守缺的人,即大多数人。

三、《吴小兔自述》

真正的匠人,不在于多有名,不在乎多么技艺高超,而在于坚持不懈、全身心地投入一件事中。

四、《1978年,北京的宾馆不够了》

文革结束,百废待兴,解决外国人接待的宾馆问题成了一件大事,成立了“北京外宾华侨用房统筹安排小组“,由国务院副秘书长牵头。

这么多年后,各种“工作小组”也还是层出不穷。

五、《高丽“称帝”幻梦》

自918年新罗贵族王建创建高丽王朝起,朝鲜半岛历经了“王氏高丽”(918-1392)、“李氏朝鲜”(1392年起),一直到二战、朝鲜战争,成为现在的“金氏”朝鲜和韩国两个国家。

高丽王国为了杜绝外戚专权之祸,采取了一种叫“功亲”的近亲内婚制度。

为杜绝外戚豪族对王权日益严重威胁,从第四任国君光宗王昭开始,高丽王室不惜采取同宗之间的近亲内婚制度,即让第一代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互相通婚,再让第二代的堂兄弟姐妹通婚,进而让第三代的从堂兄弟姐妹继续通婚,通过连续数代王室成员内部的近亲繁殖来纯洁血统。

这种“功亲”制度虽然极端、原始,导致了王室成员早夭、低寿的比例较高,但在相对短期内,却保证了政权和王权的稳固。

但“功亲”制度被当时的中国大宋王朝所不齿,随着高丽的繁盛和向宋朝学习,这种制度也渐渐废止,外戚死灰复燃,李氏贵族逐渐登上历史舞台。

高丽国君一直没有想出有效的可以掣肘外戚的防范措施,最常规的手段是,在选择王位继承人的时候采取“兄终弟及,国赖长君”的策略。但这种方法也并不长久。

六、《“外表冷漠却内心火热”》

希区柯克时代的女星格蕾丝·凯莉。

七、《不体面的撕扯》

现代文学史上最著名情事的主人公,是郁达夫(1896-1945)与王映霞(1908-2000)。他俩为看客献上了无比活色生香的谈资,也将彼此残留的感情烧的灰飞烟灭。

郁达夫离开传统婚姻、追求新时期的少女,和王映霞被才气吸引、甘嫁年长不少且有婚史的男人,在那个时代并不算新闻。但坏就坏在,郁达夫是个诗人,可以爱得死去活来,也可以疯的毫无底线。

王映霞在自传中,曾引用曹聚仁的名言:“一个诗人,他住在历史上,他是个仙人。若住在你的楼上,他便是个疯子。”

郁达夫疑心妻子有外遇,争吵后,王映霞负气出走,暂住友人家。郁达夫在她的衣衫上题写“下堂妾王氏改嫁前之遗留品”,叫了同事和朋友到家中参观王映霞的“情书”和“卷逃”之迹。还将情书拿去照相制版送给朋友、分别写信给蒋介石和陈立夫告状。更有甚者,在《大公报》登招寻启事:

“王映霞女士鉴:乱世男女离合,本属寻常。汝与某君之关系,及携去之细软衣饰现银款项契据等,都不成问题,惟汝母及小孩等想念甚殷,乞告以住址。——郁达夫谨启“

活脱脱一个疯子。

0
《读库1802》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