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 8.6分
读书笔记 边城
付洪蕾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西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上一个地方名为茶硐的小山城时,有一条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可是到了冬天,那个坍圮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的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来的年轻人,还不曾回到茶硐。黄昏照样的温柔,美丽,平静。但一个人若体念这个当前一切时,也就照样在这黄昏中有一点薄薄的凄凉。

遇陌生人对她有所注意时,把光光的眼睛瞅着那陌生人,作成随时皆可举步逃入深山的神气,但明白了人无心机后,就又从从容容在水边玩耍。

年纪虽然那么老了,本应当休息了,但天不允许他休息,他仿佛便不能够同这一分生活离开。他从不思索自己的职务对本人的意义,只是静静的在那里很忠实地生存下去。

翠翠不能用文字,不能用石头,不能用颜色,把那点心头上的爱憎移到另一件东西上去,却只让她的心,在一切顶荒唐事情上驰骋。她从这份隐秘里,常常得到又惊又喜的兴奋。一点儿不可知的未来,摇撼她的极厉害,无从完全把痴处不让祖父知道。想到这里,他笑了,为了害怕而勉强笑了。

自然是他那颗想同你要好的真心!不懂那点心事,不是同听竹雀唱歌一样了吗?

洪秀全,李鸿章,你们在生是霸王,尽节全忠各有道,今来坐席又何妨!慢慢吃,慢慢喝,月白清风好过河!

先是两人同黄狗进城前一天,祖父就问翠翠:“明天城里划船,倘若一个人去看,人多怕不怕?”翠翠就说:“人多我不怕,但自己一个人可不好玩。”到路上时,祖父想起什么似的,又问翠翠:“翠翠,翠翠,人那么多,好热闹,你一个人敢在河边看龙船吗?”翠翠就说:“怎么不敢?可是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到了河边后,长潭里的四只红船,把翠翠的注意力完全占去了,身边的祖父似乎也可有可无了。

这些勇敢的人,也爱利,也仗义,同一般当地人相似。不拘救人救物,却同样在一种愉快冒险行为中,做得敏捷勇敢,使人喝彩不已。

0
《边城》的全部笔记 5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