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辈子 9.1分
读书笔记 柳家大院
洪超

一共住着多少人?谁记得!住两间房的就不多,又搭上今个搬来,明儿又搬走,我没那么好记性。大家见面招呼声“吃了吗”,透着和气;不说呢,也没什么。大家一天到晚为嘴奔命,没工夫扯闲盘儿。爱说话的自然也有啊,可是也得先吃饱了。

我就常思索,凭什么好好的一个姑娘,养成像窝窝头呢?从小儿不得吃,不得喝,还能油光水滑吗?是,不错,可是凭什么呢?

在洋人家里剪草皮的时候,洋人要是跟他过一句半句的话,他的尾巴摆动三天三夜。他确是有尾巴,可是他摆了一辈子的尾巴了,还是住大院啃窝窝头。我真不明白!

二妞自居女学生;嫂子不过是一百元购得的一个活窝窝头。

抱孙(外一篇)

两亲家,按着哲学上说,永远应当是对仇人。娘家妈带来的东西越多,婆婆越觉得这是有意羞辱人;婆婆越加紧张张罗吃食,娘家妈越觉得女儿的嘴亏。这样一竞争,少奶奶可得其所哉,连嘴犄角都吃烂了。

好大的孙子,足分量三十磅!王老太太不晓得怎么笑好了,拉住亲家母的手一边笑一边刷刷地落泪。亲家母已经不是仇人了,变成了老姐姐。大夫也不是二毛子了,是王家的恩人,马上赏给他一百钱才合适。假如不是这一掏,叫这么胖的孙子生生憋死,怎对祖宗啊?恨不得跪下就磕一阵头,可惜医院里没供着子孙娘娘。

看护说到这里,娘家妈才想起来女儿。王老太太似乎还想不起儿媳妇是谁。孙子没生下来的时候,一想起孙子便也想到媳妇;孙子生下来,似乎把媳妇忘了也没什么。

0
《我这一辈子》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