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艺术150年 9.0分
读书笔记 立体主义:另一种视角
nion

布拉克和毕加索的立体主义影响深远,而这个例子只反映了其遗赠的一个方面。20世纪大量的艺术和设计中,我们都可以发现它的身影。从塞尚发展而来的棱角分明、精简、强调空间意识的立体主义美学,经过布拉克和毕加索之手,直接发展为棱角分明、精简、强调空间意识的现代主义美学。勒·柯布西耶优雅而朴素的建筑,1920年代的装饰艺术风格,可可·香奈儿简洁的设计,都应归功于这两位年轻艺术家。同样的还有詹姆斯·乔伊斯那碎片化的现代主义散文,T. S. 艾略特的诗歌和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如果现在把你的脑袋从书上抬起来看看四周,你就会发现立体主义的遗产正与你对视。 立体主义的遗产或许千秋万代,但这个运动本身持续了不到十年。巴黎的风光,那个孕育了布拉克和毕加索的世界——塞满了靠咖啡因和苦艾酒刺激神经的浪荡文化人的世界——即将消亡。美好的年代马上要被人类有史以来所能想象的最惨烈的恐怖片——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取代。立体主义故事中的许多主要人物,包括布拉克,都将应征入伍。还有纪尧姆·阿波利奈尔,他是现代艺术早期的核心人物和有力支持者。他被战斗中经久不愈的伤痛拖垮了身体,于1918年死于流感。极富远见的艺术家经纪人、支持者丹尼尔-亨利·卡恩维勒因其德国人身份,被法国视为敌人。他被迫离开巴黎。 筵席已散。第一次世界大战为立体主义画上了句号。毕加索说他再也没有见过自己那位“艺术兄弟”。严格来说,也并非如此:他见过。布拉克从战争中幸存了下来,并回到巴黎,继续自己的艺术家生涯。他经常见到那位一直待在巴黎的艺术老伙伴。毕加索真正的意思是,他们的艺术探险已结束:立体主义已经完结。他们在寻求一种艺术表现新方法的道路上已走得尽可能远了。现在,他们功成名就,就像他们的那些发现一样。 面对这两位年轻艺术家的成就,人们只有惊叹。立体主义从来没有任何宣言,布拉克和毕加索亦不热衷于政治。这对下一个将想法付诸实践的艺术运动而言可不适用。未来主义有着迥然不同的议题和更加黑暗的遗产……

0
《现代艺术150年》的全部笔记 41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