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维坦 8.7分
读书笔记 摘录
kimito

1.人在安闲的时候就会想显示自己的聪明而去干涉国家当局者的行为,动物则不会。(老霍你骂人也太狠了)

2.推理就是步伐,学识的增长就是道路,而人类的利益则是目标——论推理与学术

3.当我们相信任何说法真确时,所根据的论点如果不是来自事物本身或自然理性原理,而是只是来自说话人的权威以及自己对他的推崇,那么,我们相信或信靠的便是说话的这个人,我们信任的对象便是他所说出而又被我们接受的话,崇信之荣也就专归他一人了(反对教会)。——论讨论的终结或决断

4.尊重只在于对权势的推崇——论权势身价地位尊重及资格

5.当自己的利益需要时,他们会放弃习惯,而一遇到理性对自己不利时,他们又反对理性。这就是为什么是非之说永远争论不休,有时见诸笔墨,有时诉诸刀枪,而关于线与形的学说却不是这样的,因为在这一问题上什么是真理人们是不关心的,这种事对人们的野心,欲望和利益并没有妨碍。我毫不怀疑如果“三角形三角之和等于两个直角。”这一说法和任何人的统治权或具有统治权的一些人的利益想冲突的话,这一说法即使不受到争议,也会由于有关的人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采取把所有几何学书籍通通删掉的办法来镇压。

不知道远因时,人们就会把一切结果归之于直接因和工具因,因为他们所能认识到的原因就是这些。于是在所有地方,当人们苦于捐税时,便会向公务人员泄愤,也就是向包税人,税吏和其他管理公共税收的官吏泄愤,并归附于反对官府的人一边。这样一来,当他们弄到没有希望申诉正当理由时,便会由于害怕惩罚或羞于接受宽恕而同时向最高当局进攻。——论品行的差异

5.赞誉的竞争使人倾向于厚古而薄今。因为人与生者竞而不与死者争,对死者赋予过当之誉,就可以使生者之荣相形逊色——论品行的差异

6.宗教的自然种子:(1)对鬼的看法,分不清幻与实。(2)对第二因的无知:对事物的真正原因感到没有把握,无法从原因推原因推出万物起源。(3)对所畏惧的事物的敬拜。(4)将偶然事物当作预兆。——论宗教

7.奇迹止则信仰终,公道毁而信仰绝——论宗教

8.在报复中,也就是在以怨报怨的过程中,人们所应当看到的不是过去的罪恶,而是将来的益处。——论其他自然法

9.根据人类本性来说,攻击别人比为别人辩护所需要的口才更少,而指控则比开脱更类似于正义行为——论国家

10.如果没订立契约,那么管辖权便属于母亲。因为在没有婚姻法的单纯自然状况下,除非母亲宣布,否则就不知道父亲是谁。

一个人服从另一个人的目的就是保全生命,每一个人对掌握生杀之权的人都必须允诺服从。——论宗法管辖权与专制的管辖权

11.主权不论是像君主国家那样操于一人之手,还是要像平民或贵族国家那样操于一个议会之手,都让人们能想象得到让它多大,它就有多大。像这样一种无限的权力,人们也许会觉得有许多不良后果,但缺乏这种权力的后果却是人人长久相互为战,更比这坏多了。人们今生的状况是不可能没有弊端的,然而任何国家之中最大的弊端却无不是由于臣民不服从和破坏建立国家的信约而来的。不论是谁,要是认为主权过大,想要设法使他减小,他就必须服从一个能限制主权的权力,也就是必须服从一个比主权更大的权力。

最大的反对理由是实践方面的理由,人们会提问,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臣民承认过这种权力呢?那我们就可以反而问道:在什么时候和什么地方有过一个王国长期没有散乱和内战呢?在某些民族中,国家能长期存在,非经外患未曾灭亡,那些民族的臣民便从来没有对主权发生过争议。无论如何,根据没有彻底弄清,没有用严格的理智衡量国家的性质与成因而且经常由于不明白这一点而把屋基打在沙滩上,我们也不能因此就推论说屋基不应该这样打。创立和维持国家的技艺正像算求和几何一样在于某些法则,而不像打网球一样(??)只在于实践。这些法则穷人没有那种闲暇,而有闲暇的人却迄今为止都缺乏那种追根问底的好奇心或方法去发现它们。——论宗法管辖权与专制管辖权

0
《利维坦》的全部笔记 19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