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之战 7.4分
读书笔记 独行者卡夫卡
Cosmos

“我就是一个已变得生机盎然的记忆装置,”卡夫卡说,“这也是失眠的由来。”我们应该把塞万提斯和卡夫卡放一起读一读。卡夫卡是高速的塞万提斯。如果他在他的日志和书信中如此经常地谈到他那颓丧的、无能的、麻痹的情感;谈到他总是有受到“窥伺”的感觉——因为他让错综复杂的连锁反应高速发生(《审判》仅一夜写就),并且他惧怕沉重的精神复仇,惧怕撒旦本身(离题、约束、落后、难以理解的并且可能也是愚笨的讽喻、隔阂、疾病和蓄意般的谋害,我们永远不会达到,下雪了,“目的有之但途径却无,我们称之为途径的东西就是踌躇”)。这是某个为完美的速度而生之人却被迫从事土地丈量员的职业吗?天生就是个魅惑者的人却被迫要考虑婚姻?一名纵横四海的旅行者却被迫生活在布拉格——一口被拨停的时钟?一个说意第绪语又精通德语的捷克犹太人?他事先就领悟到在德语中沉重的哲学桎梏设定了他的自我毁灭。这一切,这所有的一切,以及其他的事情。K的试验刻不容缓。“人类的发展演变就是:死亡力量的一种增长。”

0
《品味之战》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