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力量:智识之旅的非常规自传 8.9分
读书笔记 12. 寻路之旅和准备工作—1971年-1976年
白矮星

《突进增长与和谐增长》

《非价格控制》

1971年我出版了《反均衡论》。

经济增长:强制增长还是和谐增长

社会主义经济计划的弊病并不在于它们会造成惯性,而是恰恰相反,它们导致宏观经济过度活跃—投资速度被迫不断加快。

在普林斯顿大学执教

信仰的力量比理性思考的力量更强大。拥有深刻、强烈的信念的人通常需要经历极具震撼力的事件—即受到足以动摇其信仰基础的巨大冲击—才会彻底改变自己先前的观点。

自主控制

《经济体系的自主控制》:我们以人体神经系统作比喻提出了经济体系自主控制的观点。就人体而言,中央神经系统负责处理较高级的控制任务,而呼吸、咀嚼和血液循环等较简单的任务则由心脏、肺、胃、肠和肾的自动完成,它们受到自动神经系统的控制(匈牙利语和某些语言形象地将其称为“植物神经系统”)。经济体系中也有类似的劳动分工。许多具有重复性以及可以独立完成的控制任务都是由非常简单的机制完成。这篇文章首先概括地介绍了“自主控制”的内容,然后用数学形式详细地提出了一个例子,即根据存货水平发出的信号进行控制。

另外一个重要的非价格信号是订单的存量或者相关信息,即等待拿到货物的队伍排了多长。每条队伍都有一个平均值或者说“正常”长度。如果排队等待某种产品或者服务的队伍长度超出正常水平,那么需要增加它的供应量。如果等待的人过少,那么就应当把生产这种产品所需的资源部分地调配到排队等候的人数超出正常水平的产品那里,以便生产出来更多人们需要的产品。

然而这种自主分散体系不能确保实现资源的有效分配。它无法推动技术发展,也不能适应人们对新产品的需求。对于能够推动技术发展并适应人们对新产品需要的控制功能来说,它的基本要素是反映资源相对稀缺程度的的价格以及与价格、成本和利润息息相关的激励措施。自主控制只能协调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技术和现有的投入—产出以及供求组合。你可以认为它只提供了基本的生产协调。它以保守的方式实现这种功能,只能重复或者再现过去的模式。换句话说,它是一种有限的经济运行方式。

加尔各答毛泽东主义者眼中的市场经济改革

我始终认为结束这些悲惨和不幸的最终解决方法是改革生产力,而不是改变分配方式。将悲惨和不幸平均分摊到每个人头上的定量配给系统也许会暂时缓解人们的不公平感,但对于问题的根本解决无济于事。

0
《思想的力量:智识之旅的非常规自传》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