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力量:智识之旅的非常规自传 8.9分
读书笔记 11. 研究所、大学和科学院—1967年之后
小瓦力

1967年,经济研究所的所长伊斯特万·弗里斯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学院担任全职研究员,我接受了他的邀请。在那之后的二十五年里,经济研究所成为我在匈牙利的主要工作地点。

信任与宽容

即使到了后来,每次我谈到政治局势的重要发展时都要先考虑对方的身份才能决定是否可以坦诚并且无拘无束地尽情表达自己的看法。我保持了高度的自我控制能力。我根据人们的性格、文章、言论和行为对每个人进行评估,然后根据评估结果具体“分配”对他们的信任。我对某些评级较低的人非常吝啬自己的信任,反之对评级较高的人则慷慨大方。诗人阿提拉·约瑟夫曾经说过:“不要挥霍你的信任”,我的确就是这么做的。

0
《思想的力量:智识之旅的非常规自传》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