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力量:智识之旅的非常规自传 8.9分
读书笔记 与主流经济学思想唱反调—1967年-1970年
小瓦力

什么激励我写出《反均衡论》?

人们对理论信念的执著就像坠入爱河一般。我曾经盲目而且狂热地信仰马克思主义,所以放弃它时给我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创伤。之后我对新古典主义理论产生了一丝好感。这就像“情人眼里出西施”一样,只要爱情在延续,人们通常会宽容地对爱人的错误视而不见……但是这种好感远远不如当初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那样强烈而且投入。我很快就睁开了双眼,而且发现新古典主义理论无法为折磨我的问题提供令人满意的答案。我为此感到非常苦恼,后来甚至是狂怒——更糟糕的是我感到它提供的答案是完全错误的。

某些发人深思的相似之处

资本主义建立在自由企业和私有制上,信息和激励之间存在着一定联系。任何人都可以从自己掌握的知识或者从别人那里购买的知识中获利,而后者必须确保所提供的信息完全真实准确。与此相反,在社会主义体制中,不管次级个体愿不愿意,他们都必须将分散的信息全部提供给中央,就像集体农场将粮食上交给政府一样。那些拥有信息的人(即最早发现或收集信息的人)不能以买卖信息为业,也无法购买更多信息或者将自己掌握的信息进行交易。所有信息都必须汇报给中央。分散的信息与分散的激励结合起来为资本主义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推动力,而这种组合恰好是社会主义体制所缺失的。

我们能够指望一般理论给我们带来什么,不能指望它们给我们带来什么

批判一个模型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说:“看,这个模型以这个假定为前提,但在现实生活中这个假定根本不成立。”

许多读者阅读理论著作时习惯于跳过作者介绍自己思路的章节,而且很容易忘掉在模型的后面支撑它的是各种严格的假设,所以往往会曲解在特定模型框架内才有效的命题。

0
《思想的力量:智识之旅的非常规自传》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