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人的言行潜规则 8.2分
读书笔记 阶级和种族
sunny

聊天规则:我会记住奥威尔的经典名句,“两个英国人,无论其阶级差异多么大,一旦面对一个欧洲大陆人,他俩的差异会顷刻消失”,而且“一旦由外而内审视本民族时,连贫富差距都会相对缩小”。

先引用约翰逊博士的经典论断:“当两个英国人相遇,他们的开篇话题必定是天气”

人们感兴趣的不是天气现象本身,而是一种不确定性。。。在英格兰,只有一件事你提及的时候是完全有把握的,那就是天气的多变性。英国的天气可能没有暴风,但是,由于其大洋边缘与大陆边缘的双重地理位置,英国的天气绝对不是你能预测的。

如果你拜访一个英国家庭,记住,你一定要为自己的道别留出至少十分钟的余地,当然最好是十五分钟,不过,二十分钟可能更保险。从你说第一声再见到最终离开,确实需要这么多时间。

住宅规则:在英国城市上空盘旋几分钟,你会发现这里的居住区几乎全都是一排又一排的小盒子,每一盒又都带着自己的一小块绿地。在英国的某些地方,盒子会是灰色的,而在另一些地方,盒子会是某种红棕色。更富裕的地区,盒子间的距离稍微远一点,各自的那一小块绿地大一点。但其中的原则非常清晰,英国人都想住在他们自己的带有一小块私人绿地的私人小盒子里。

花园规则:无论前花园多么漂亮迷人,都不是用来休闲,而只是用来展示的,它们可供他人欣赏与羡慕,却不伺候主人。这条规则总是让我想起部落社会里复杂的礼物交换法则。在部落社会,人们不允许享用自己劳动的成果,“你自己的猪,你不可以吃。。。”就是最著名也最经常使用的部落例证,英国人的怪癖也相似,“你自己的前花园,你不可以欣赏”。

正如奎斯特——里特森所说的那样:“一旦一位花园主人被人视作摆弄花草的专家,那么即使他去种植那些极不时尚、极为平民化的无名小草,也不会被人耻笑。

杰里米·帕克斯曼曾说“家是一个英国人能够用来替代祖国的词”他这话与爱德华时代的诗句“德国人住在德国;罗马人住在罗马;土耳其人住在土耳其;而英国人住在自己的家里”颇为相似。

衣着规则:克利夫·艾斯莱特就告诉我们说:“最主要的英国外套,必定是泥浆色的上过蜡的巴伯尔外套。”

饮食规则:英国人以顽固保守出名,但我们对待吃的态度,却是相当地灵活变通,很愿意尝试新鲜事物,吸收各种烹饪方式。追求最新奇的极端,往往是年轻人的专利,但希腊、意大利、印度、中国等菜式早就成为英国人日常饮食的一部分,起码已有数十年。这些外来菜式与号称“一肉两菜”的传统英式晚餐一起,成为英国人熟悉且普遍接受的菜式。特别是印度菜,已经成为英国文化不可或缺的一环,也竟然成为英国饮食的一大特色。周六晚上去数个酒吧畅饮,如果没能吃一顿印度泥炉烤或是铁锅咖喱,就不能称得上圆满。根据最新的统计,英国人出国度假时最怀念的家乡菜,不是炸鱼和薯条,也不是牛肉牛腰派,而是“地道的英国咖喱”。

烹饪阶级规则:畅销书女作家伊利·库珀(JillyCooper)对英国阶级制度的了解,超过任何一位社会学家。她引述一名店员的话说:“点名要买外脊熏肉的,我称之为“夫人”;点名要买五花咸熏肉的,我称之为“亲爱的”,如今判断顾客阶级时,除了要考虑这两种不同部位外,还要了解,“夫人”阶级最偏爱超瘦有机咸熏肉、夹心用肥肉、意大利熏火腿、做熏肉用的肥肉脂肪、塞拉诺火腿薄片,这些尤其受“夫人”阶级中的高学历中产阶级上层的喜爱。而“亲爱的”阶级则喜欢熏肉粒、炸猪皮、熏肉味的油炸薯片,而这类食品是“夫人”阶级很少问津的。

晚餐规则:你怎么称呼你的晚餐?你怎么吃晚餐?

如果你称之为tea,几乎可以确定属于下层阶级或是出身于下层阶级。而如果喜欢为晚餐加上个人标签,说我的tea,我们的tea,你们的tea,我必须回家吃我的tea,亲爱的,今晚的tea有什么菜?回来吃tea之类的话,那么大概属于北部地区的下层阶级。

如果称晚餐为dinner,大约7点用餐,那么大概属于中产阶级下层或中产阶级中层。

如果平常将正式的晚餐称为dinner,将自家人一起吃的非正式晚餐称为supper,而且是发成suppah的音,那么大概属于中产阶级上层或上层阶级。晚餐用餐时间往往比较有弹性,但家庭supper通常约7点半,dinner则大多较晚,要在8点半以后。

除了下层阶级以外,tea 都是指下午4点左右的轻便简餐,也就是下午茶,包括茶或饮料、蛋糕、烤饼、果酱、饼干,有时还有小三明治,一般是传统的黄瓜三明治。下层阶级则用全称称之为“下午茶(afternoon tea)”从而与他们的晚餐(evening tea)相区别。

晚餐规则:午餐用餐时间,并不能算阶级标志,一般都在下午1点左右。唯一的阶级标志在于怎么称呼午餐。如果称之为dinner,就是下层阶级;只要是高于中产阶级下层的人,都会称之为lunch.总的来讲,英国人不看重午餐,大部分人都拿三明治或其他简便、快速、单调的食物充饥。

早餐规则以及喝茶观念:传统英国早餐,包括茶、面包片、果酱、熏肉、香肠、西红柿、蘑菇等等,既美味又能吃得饱。早餐是英式各餐中唯一最受外国人赞扬的,但是,英国人自己却很少吃这样的早餐,反倒是饭店里的外国观光客,更能享用到正宗的传统英式早餐。在乡间别墅里,有时仍能吃到非常地道的英国早餐。

然而,英国人却经常是在咖啡店里吃到这样丰盛的早餐,配上许多批量生产的又浓又甜的砖红色奶茶。中产阶级下层和中产阶级中层常喝的是更轻淡更时尚的奶茶,比如唐宁牌(Twining)的英国早餐红茶,PG Tips牌红茶。中产阶级上层和上层阶级喝的是清淡的颜色像洗碗水的不加糖的格雷伯爵(Earl Grey)红茶。许多人认为,喝茶加糖,哪怕只加一匙都是百分之百较低阶级的标志。先倒牛奶再倒茶,搅拌过于用力活着弄出声音,也是较低级的习惯。有些喜欢伪装的中产阶级中层和中产阶级上层,总是喝不加牛奶或糖的拉普山小种红茶,因为这大概也是他们能喝到的最不像下层阶级的茶了。比较诚实或者说不担心自己阶级身份的中产阶级上层和上层阶级,往往会大方地承认自己私下里挺喜欢味道浓、颜色像铁锈一样的“建筑工人茶”。

烤面包的架子就是一种特别英国化的物件,我父亲称之为“面包冷却装置”由于他生活在美国,口味和习惯都有些美国化。他认为这玩意儿唯一的功能就是让面包片尽快冷却。而喜欢烤面包架的英国人则会说,它能让面包一片片分开竖立,保持又干又脆,不至于像美国面包片那样受潮变软。美国面包片就这样随便叠放在盘子上供人取用,可是闷的时间长了,面包容易出水而受潮,要是再用餐巾盖住的话,水汽就更不容易散发。英国人喜欢的面包片应当是冰凉干脆的,而不是温软潮湿的。所以,美国面包片既不好看,也不体面,一副汗涔涔,大咧咧,没品没形很情绪化的样子。

吃面包时蘸的酱却有助于判断社会地位。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会抹点儿纯奶油,而不吃人造奶油,他们认为人造奶油是正宗的下层阶级调味品。橘子酱是所有阶级都喜欢抹得酱,但较高阶级喜欢颜色较深切得比较厚的牛津(Oxford)或邓迪(Dundee)牌橘子酱,而较低阶级则一般偏爱颜色较淡、切得比较薄的Golden Shred牌子。

红葡萄酒传递规则:递送红葡萄酒的方式不对,也会引发英国人的阶级雷达系统。红葡萄酒在用餐结束时才端上来。在上层阶级,往往只有男人能够留下来喝酒互通情谊,女人则遵循老规矩,引退到另一间房间喝咖啡,聊聊女人的话题。餐桌上递送葡萄酒时,一律采用顺时针方向,所以只能将酒瓶或盛酒的器皿递给左手边的人。如果你用逆时针方向,所有的人都会为你膛目。即使轮到你时,你不巧错过了,你也绝对不可以要求重新往方向递回酒瓶,否则就会引起一场礼仪灾难。不过,你可以等待下一轮传递时再倒酒,或者将酒杯递给左手边正拿着酒瓶的人,请他帮你倒酒,再把酒杯递回来。这样仍然是符合礼仪的,因为红葡萄酒的顺时针传递规则,只适用于酒瓶或盛在器皿里的酒,不适用于酒杯。

0
《英国人的言行潜规则》的全部笔记 17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