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根凶简 8.0分
读书笔记 片断节选
迷恋人间

木代接到大师兄郑明山的电话,师父梅花九娘病重。 她急慌慌的,有点语无伦次。 “师父快八十岁了,一直生病的,这一次好像是真的不大好,连大师兄都回去了,跟我说,可能是到时候了……罗韧你开车快吗?不对,这条线好像火车更快,我得让师兄给我订票……” 她自问自答,看出来是真紧张,行事有点不成章法,罗韧握了她手让她冷静,她忽然又抬头:“罗韧,你跟我一起去吗?” 罗韧愣了一下。 木代解释:“师父是我除了红姨外,最亲近的人,有时候比红姨还要亲——如果真的是到时候了,我想让她见见你,因为……” 罗韧犹豫了一下:“木代,我还有事。” 大概是临行前的拥抱,木代笑起来,伸手环住他腰,像着以往一样,把头埋进他胸膛。 罗韧拥住她,低头吻她发顶,忽然舍不得放手。 还以为这趟能跟她同路回去,没想到横生枝节,木代怎么都想不到他会远涉重洋吧,猎豹踪迹再现,怎么想都觉得前路叵测,如果出了意外,此时,此地,是跟木代最后一次见面吗? 罗韧心里,忽然生出寒意来。 恍惚中,听到木代在他怀里叹气,说:“罗小刀,你心里有事,不愿意跟我讲呢。” 罗韧没吭声。 木代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伸手帮他抚平衣服上的褶皱,说:“我一直觉得,我们两个人之间,总是缺点东西。” “不是说你对我不好,也不是说互相去刻意隐瞒,就是总有些事情,火候没到,像是拧了一个又一个的结,抚不平。” 罗韧微笑了一下,木代始终是聪明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世界上又哪里真的有木知木觉的人呢。 他低声问了句:“让你不舒服了?” 木代摇头:“也没有。” “我们本来就不一样的,遇到我之前,你就已经是个有棱有角的罗小刀了,你有那么多事,一股脑儿都倒给我,说不定我承受不了,也说不定吓跑了。” 初识的男女,也不过是被彼此的外在首先吸引,谁也没义务去透过表象爱你的伤痛、经历、思想、内涵,但慢慢的,感情渐渐深了,于是,你笑,她也笑了,你疼,她也会哭。 她踮起脚尖,在罗韧唇上轻轻吻了一下,说:“罗小刀,我们慢慢来,我们有时间的。” 火车站广播里已经在报列车停靠信息了,罗韧也知道时间不多:“我要回趟菲律宾。” 他脸色凝重,木代忽然觉得心慌:“危险吗?” “危险。” “还回来吗?” 罗韧犹豫了一下:“只要我还活着,你在哪,我就回哪。” 这话显然不能让她满意,她站着不动,盯着他看,眼睛里慢慢笼上水雾。 罗韧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顿了顿轻咳了两声,说:“别闹脾气,师父生病了,你还得回去……” 话还没说完,木代身子一转,走了。 曹严华迈着小碎步亦步亦趋去追:“哎,小师父,等我,等等我……” 罗韧苦笑,身后赶车的人你争我挤,几下就把他搡到一边,大厅里一片人声,吵得人突然间漫无头绪,罗韧在边上的排椅上慢慢坐下来。 木代生气,他其实理解,也怪自己瞒的太久了,丝毫不给人反应的时间,赶在临别这种争分夺秒的片刻,突然就告诉她要走,而且还是生死未卜…… 忽然又听见曹严华的声音:“哎,哎,小师父,你又去哪……” 罗韧条件反射般抬头,看到木代逆着人流,又艰难推搡着往外挤,但是进闸的人多,她两次都没挤出来。 下意识觉得,她是来找自己的,于是快步过去。 隔着一道闸机,木代伸手狠狠揪住他衣襟。 “我会尽快安排师父那里的事,事情一了,我就去找你,听见没有?” 从没见过她这么凶,眉毛横起来,脸像个包子,让人想捏上两下。 “听见了。” “每天给我发信息报平安,到哪了,睡哪了,听见没?” “听见了。” “每天……” 终于卡壳了,找不出话来说,恨恨瞪他两眼,松了手,扭头就走。 罗韧一直目送她背影消失,然后低头,看到心口的位置,衣服被她拧的皱巴,于是伸手去抚,怎么也抚不平。 这是使了多大的劲儿啊,这小丫头。
引自 片断节选

总是看到有人吐槽尾鱼笔下的爱情,总说没有她的历险故事来得好看。我却觉得尾鱼描写的爱情多好看啊,情就在那里。无需太多的矫情,太多的华丽词藻,男女主的真情流露多么自然,多么令人心动。看的时候就不禁会想,如果,如果最后真的没能在一起,那该多遗憾啊~~

0
《七根凶简》的全部笔记 6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