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艺术的精神 8.9分
读书笔记 第96页
虫师

精神和自由的协同关系是无处不在的。

我们不应该对自己作任何限制,因为限制本身就是存在着的。

人们在物质范围内尚且不能直线前进,在精神上就更不消说了。尤其是

在精神领域内,笔直的道路往往更长,因为它是错误的,而看上去似乎

是错误的道路,则往往是最正确的。

因循守旧固守于某一种形式,则必然步入死胡同,唯有任凭感情驰chen,才能

获得无限的自由。精神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形式。

一个艺术家采用的是写实还是抽象的形式,其意义是无关紧要的。

在原则上,形式问题是不存在的。

理论的艺术批评家就应当是这么一种人:他从不在作品中抓“错误”,“简单化”,"

“无知”,“抄袭”等等辫子,而是努力去感受这种或那种形式是怎样具有内在的效果的,

然后他会将自己的全部感受生动地告诉公众。

当然,这样的批评家必须具有诗人的心灵,因为诗人通常需要经过客观的感受才能够

表达出自己的主观感情。这意味着批评家应该具有一种创造力。但是在实际情况中,

批评家往往是不成功的艺术家,他们失败是因为自己缺乏创造力,因而感到自己有义务对别人的

创造力进行引导。

而且形式问题往往有害于艺术家,原因是那些没有艺术天才的人(即对艺术没有内在渴望的人)

由此可以通过因袭他人的形式来以假乱真,从而制造混乱。

如果一个“艺术家”没有内在需要而袭用别人的形式,那么创作出来的就必定是

一件没有生命力的,僵化的赝品。然而,如果一位艺术家,为了表现他的内在冲动和体验,

根据内在的真理采用这种或那种“不属于他自己的”形式,那么他就说在使用自己的正当权利,采用

合乎他的内在需要的每一种形式,无论它是一件有用的吴聘,是一个天体或是一种已被别的艺术家

进行过艺术表现的形式都是合理的。

所有关于“摹仿”的问题,也纯属批评家们的无稽之谈,有生命的东西存在,

无生命的东西则消亡。

世界在回响,它充满了活跃的精神存在。所以在这里死亡了的物质也具有精神的活力。

艺术家的生活在很多方面类似于儿童,他们比别人更容易掌握事物的内在共鸣。

作曲家阿诺德 勋伯格简单而肯定的运用绘画手段的例子尤为有意思。他总是只对内在

共鸣感兴趣,他毫不在乎任何修饰和快感,因而“最贫乏的形式”,只要经他一处理,

立即变成了最丰富的形式(参考他的自画像).

0
《论艺术的精神》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