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吃 8.1分
读书笔记 第94页
端木赐

据说最早的狗不理, 门面小,顾客多,甭管有名小I人实吃,永远都是新出屉的。狗不理的包子,讲究的是油大卤多,加上又都是现出屉儿的现吃,自然是又热又烫。我们知道狗是无所不吃的,可是就怕吃烫的东西;有人说,凡是狗,只要吃过烫的食物,一-听到响器,就脑浆子疼。究竟是真是假,那就要请教脑科专家了。不过在街上乱跑的野狗,凡是吃过热马粪的,听到打糖锣的一敲糖锣,卖豌豆糕的一打铜璇子,狗就没死赖活地又叫又咬,那是一点也不假。狗不理卖的都是新出屉的包子,油大卤水多,热而且烫,掷在街上,狗都不理,无非是给包子做宣传的形容词而已。后来数典忘祖,才改成“苟不理”了。这个说法是否正确, 还得请教天津各位乡长了。

天津狗不理包子铺,前些年进去,坐下吃包子是不受柜上欢迎的。铺子门口有一个巨型签简,简底蒙上一层厚牛皮, 进门抽牌九, 抽大牌,抽真假五,都可以赢了少给钱多吃,赌输了多给钱少吃。笔者第一次进包子铺,坐了半天没人理,只好空肚出来,后来跟人一打听,才知道要吃包子先得抽签子。第二次跟一位抽签能手的朋友同去,抽了两三把,他就大贏特贏,大约一把五毛,三把赢了百十个包子。抽签吃包子,可以算天津在吃的方面一大特色,除了北平串卖熏鸡、卖糖葫芦的带签子,卖奶酪带骰子外,到铺子吃点什么,还要先抽签,狗不理可算独一份儿了。

0
《中国吃》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