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城画记 7.4分
读书笔记 第224页
女宛心兑
用来解释这座城市(威尼斯)独备的格局,也许冯至八十年前的诗句最为精辟:它是个人世的象征/千百个寂寞的集体/一个寂寞是一座岛/一座座都结成朋友/当你向我拉一拉手/便像一座水上的桥
雅克布·德·巴巴里(Jacopo de Barbari)笔下的威尼斯
卡洛·斯卡帕曾经表达过对时间、光线和风浪的痴迷,在威尼斯的日光下,层叠的海面幻化出无穷无尽的阴影与反射,一如他作品中永恒的“变化"。
“The fun never sets(长乐终未央)”是纽约无线电城音乐厅的一句广告语。《癫狂的纽约》中写道:“一场演出就要重复好几次24小时的昼夜更替。白天和夜晚急剧地缩短了,时间加速了,经验更浓烈了,生活----潜在地----变成了原来的两倍,三倍……”
米歇尔·福柯论辩道,有一种阴暗的所在叫作“黑夜来临之处”,它阻止了启蒙精神所期待的事物,人和真理的充分显现。十八世纪晚期,在“进步”和“文明”的合奏中,人们已经看到,有些人天生喜欢“石头墙里的奇想世界,黑暗,不宣之秘和地牢”。这种对于黑暗的迷恋,本自有其确实的社会原因,罗杰·卡洛伊斯却试图将它一路降落至生物体的本性----就像那些伪装成自身背景的昆虫那样,生物体并不“从属”于空间,也不踞于空间之上,它们的直觉,就是试图成为空间中混溶的一部分。
0
《十城画记》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