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格心理学与藏传佛教 8.4分
读书笔记 第6870页

你那制造幻觉的总头目,既你自私自利的小我,以及仿若小我的“大臣”的贪嗔痴三毒,都在蓝色的至福能量中被净化了。你那个摇摆不定、疑虑重重的头脑——忽而“可能是这个”,忽而“可能是那个”,也被净化了。你那狭窄的,聚焦点过于微小而看不到全局的心胸,也被净化了。你的头脑(mind)充满了光的能(69页:)量,你的心(heart)就像蓝色的天空,了悟了宇宙实相,含纳了无限的空间。

心智创造出的神祇具有相当的活力,能够对冥想者施加强有力的影响。经由持续不断的练习,冥想者会进入更高的意识状态。用荣格心理学术语来解释,这意味着此时冥想者心里的神祇成了实体化的原型。谈起原型“实相”和其产生功效的原因,我们不妨来看一下荣格对幻觉的定义:

我们判断某一样事物是幻觉的依据是什么?是不是存在于我们心中的所有事物都可以被称作幻觉?很可能,我们乐于称其为“幻觉”的东西对心灵来说是极为重要的生命元素,其重要性类似于氧气对于物质身体。这就是具有压倒性意义的“心灵现实”。如果心灵自身不受限于我们对真实的定义,所有事情的运作都是真实的……没有什么比我们所谓的幻觉更真实,因此我们不能将心灵实相(psychic reality)与意识现实(conscious reality)混为一谈。

(70页:)当然,我们应该记住,在佛教心理学中,这一描述仅仅是相对层面的实相。终极实相是“一切性空”。

咒语是圣音,是听觉象征,并没有实际的意义。但是,如同音乐和诗歌的音律和节奏,咒语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够唤醒人的深层情感,使人进入到超越思维和日常语言层面的意识状态。对初学者来说,咒语吟诵是非常直接、快捷的方便法门,能够唤醒其内在潜藏的力量。但是对其他人来说,如果没有做充足的准备工作,未进入适宜的精神状态,咒语唱诵就是无效的。因为咒语的音律首先是灵性的,而不仅是一个物理声音。咒语产生于心智,可以被心灵听到。

手印是象征性的姿势、手势。手和手指的姿态非常精妙、优雅和富有表现力,让人想起巴厘人的舞蹈。手印是对内在状态的外在表达,如果运用恰当——如同咒语,可以帮助冥想者进入更高的意识状态。当存在的三个面向,身体、语言和心智经由手印、咒语唱诵和深层冥想而协调一致时,原初的宇宙大能就被唤醒了。这一唤醒对冥想者的影响是巨大的,他由此进入了另一个实相层面。

0
《荣格心理学与藏传佛教》的全部笔记 2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