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8.1分
读书笔记 kindle
泰初君

1. 芫荽

<【精排】芳华 (芳华)>

2. 芫荽

<【精排】芳华 (芳华)>

3. 俩人仨胳膊,打架吃亏小些。

<【精排】芳华 (芳华)>

4. 她在停尸场上慢慢走动,不愿从躺着的身体上跨越,就得不时绕个大弯子。没风,气压很低,血的气味是最低的云层下的云,带着微微的温热,伸手可触。她这才知道满满躺了一操场的士兵是那个军的。刘峰那个军。再走慢点儿,万一还有活的,万一活着的是刘峰……

<【精排】芳华 (芳华)>

5. 我们之间几十年的疏离随着楼层的升高而上升为陌生,陌生又上升为压力。

<【精排】芳华 (芳华)>

6. 但前一种可能性更大,他的淡泊和幽远,他那静静的微笑,是来自一种全盘的接受,接受了一切,也包括接受了不久即临的死亡

<【精排】芳华 (芳华)>

7. 他不想看清楚林丁丁吗?他难道不好奇曾经让他爱得剧痛的女子几十年后变成了什么样子?我想,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不想看清现在的丁丁。他不来参加聚会,首先是参加不动——身体和精力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他不要看见一个多了许多肉,少了许多头发的林丁丁。因为他当年那么爱那个小林,他不愿意她变,不愿意她老,不愿意她不好看;他不看她,是为了自己好,也是为了小林好。不看,那个年轻的林丁丁,好看的林丁丁,就永生了;至少永远活在一个人的心里,梦里。此刻我发现自己看见的红绿灯像是掉进了水里;我哭得那么痛。刘峰对林丁丁的爱使我也多情了。

<【精排】芳华 (芳华)>

8. 他不想看清楚林丁丁吗?他难道不好奇曾经让他爱得剧痛的女子几十年后变成了什么样子?我想,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不想看清现在的丁丁。他不来参加聚会,首先是参加不动——身体和精力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他不要看见一个多了许多肉,少了许多头发的林丁丁。因为他当年那么爱那个小林,他不愿意她变,不愿意她老,不愿意她不好看;他不看她,是为了自己好,也是为了小林好。不看,那个年轻的林丁丁,好看的林丁丁,就永生了;至少永远活在一个人的心里,梦里。此刻我发现自己看见的红绿灯像是掉进了水里;我哭得那么痛。刘峰对林丁丁的爱使我也多情了。

<【精排】芳华 (芳华)>

9. ?我想,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不想看清现在的丁丁。他不来参加聚会,首先是参加不动——身体和精力的原因,但更重要的,是他不要看见一个多了许多肉,少了许多头发的林丁丁。因为他当年那么爱那个小林,他不愿意她变,不愿意她老,不愿意她不好看;他不看她,是为了自己好,也是为了小林好。不看,那个年轻的林丁丁,好看的林丁丁,就永生了;至少永远活在一个人的心里,梦里。此刻我发现自己看见的红绿灯像是掉进了水里;我哭得那么痛。刘峰对林丁丁的爱使我也多情了。

<【精排】芳华 (芳华)>

10. 扦

<【精排】芳华 (芳华)>

11. 好男不上戏台,好男得吃千般苦,

<【精排】芳华 (芳华)>

12. “有其父必有其女”,“根不正苗自黑”,“用资产阶级情调引诱和腐蚀同志加战友”

<【精排】芳华 (芳华)>

13. 冒小调。

<【精排】芳华 (芳华)>

14. 少俊的漂亮跟他的浅薄都像女人,俗气也像女人。俗来自民间,民间就是接地气,所以俗气代表着生命力,不俗的人往往魂比肉体活跃,等于半死的

<【精排】芳华 (芳华)>

15. 不也在批判他的大会上发言了?我说我当然没发言。 “你没发言?!”郝淑雯眼白发红,“我怎么记得每个人都发言了?” “我不一样,我也是被所有人批判过的人。批判刘峰资格不够。”我借戏言说真理。 “我记得你发言了!” “什么狗记性!” “我就记得何小嫚没发言。” 我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她又要了一扎啤酒。不装面子,样子也不要了。 “我怎么记得……”她咕哝。 “你再喝点儿,就记得更多了。”我笑着说。 第二扎啤酒冒着泡泡。她的嘴边也冒着泡泡。 “我背叛你的时候,真觉着满腔正

<【精排】芳华 (芳华)>

16. “楚腰纤细掌中轻”

<【精排】芳华 (芳华)>

17. 贵人不顶重发

<【精排】芳华 (芳华)>

18. 她心想,打得好,再打呀,每掴一记她都挣下一部分红毛衣,最后红毛衣就是她挣来的

<【精排】芳华 (芳华)>

19. 耳朵上。她被母亲从床沿拎起,耳朵着火了一样。

<【精排】芳华 (芳华)>

20. 掴

<【精排】芳华 (芳华)>

21. 刘峰来到人间,就该本本分分做他们的模范英雄标兵,一旦他们身上出现我们这种人格所具有的发臭的人性,我们反而恐惧了,找不到给他们的位置了

<【精排】芳华 (芳华)>

22. 人之所以为人,就是他有着令人憎恨也令人热爱,令人发笑也令人悲怜的人性。

<【精排】芳华 (芳华)>

23. 你一直以为他是圣人,原来圣人一直惦记你呢!像所有男人一样,惦记的也是那点儿东西!

<【精排】芳华 (芳华)>

24. ”人群却包围不散,尤其男兵们,嘴里还不时地咝咝吸气,似乎丁丁已经局部地牺牲了,局部地做了烈士,他们追悼局部的丁丁。

<【精排】芳华 (芳华)>

25. 她的那双脚也长得好,一走路就打满血泡。

<【精排】芳华 (芳华)>

26. “轻伤不下火线”

<【精排】芳华 (芳华)>

27. 女人管男人抽烟之类的事,就是把自己不当外人了。

<【精排】芳华 (芳华)>

28. 其实刘峰穿战士衬衫挺神气,尤其草绿偏黄那种,束在腰带里,以不变应万变,军人那种不跟老百姓随流的洒脱,一派不屑于经营自己的男人气,那一切

<【精排】芳华 (芳华)>

29. 其实刘峰穿战士衬衫挺神气,尤其草绿偏黄那种,束在腰带里,以不变应万变,军人那种不跟老百姓随流的洒脱,一派不屑于经营自己的男人气,那一切

<【精排】芳华 (芳华)>

30. 珠蚌用体液和疼痛孕育珍珠,大山以暗流和矿藏孕育钟乳石,十克拉的胆石也一样,也是被体液和苦楚滋养打磨,也是一种成长着蜕变着的生命。

<【精排】芳华 (芳华)>

31. 林丁丁的成熟和世故是冷冷的,能给荷尔蒙去火。

<【精排】芳华 (芳华)>

32. 鳏

<【精排】芳华 (芳华)>

33. 上海人发现阿拉斯加——阿拉是家嘛”,她也会:“是吗?!”

<【精排】芳华 (芳华)>

34. 水桶是为隔壁巷子里一个男孩儿担的,男孩儿十七岁,没有父母,巷子里的孩子们叫他“括弧”,因为他那双腿站成立正就是一对完好的括弧。

<【精排】芳华 (芳华)>

35. 我们无忧无虑地住在危楼里,一住十多年,只是在红楼的腐朽加剧、颓塌提速时异口同声呼喊:“谁去找刘峰?”那种颓塌的突然提速往往表现为某一面墙一夜间龟裂,或芭蕉扇大小的石灰没来由地从天花板脱落,碰到这种时候,我们就这一个好法子:“找刘峰!”

<【精排】芳华 (芳华)>

36. 我们无忧无虑地住在危楼里,一住十多年,只是在红楼的腐朽加剧、颓塌提速时异口同声呼喊:“谁去找刘峰?”那种颓塌的突然提速往往表现为某一面墙一夜间龟裂,或芭蕉扇大小的石灰没来由地从天花板脱落,碰到这种时

<【精排】芳华 (芳华)>

37. 刻度,他的相貌该是五度。穿军装戴军帽的他,可以往美再移一度。尤其穿我们演出的军装,剪裁考究,面料也好,那种羊毛化纤混纺,特挺括。他的相

<【精排】芳华 (芳华)>

0
《芳华》的全部笔记 45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