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 8.5分
读书笔记 第1页
非观赏鱼

.“经常这样一个人旅行?”

“不错。”

“喜欢孤独?”她手托着腮帮说,“喜欢一个人旅行,喜欢一个人吃饭,喜欢上课时一个人孤零零地单坐着?” “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我说。

她把太阳镜的眼镜脚衔在嘴里,用含含糊糊的声音说:“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然后转向我:“如果你写自传的话,可别忘了这句对白。”

.“也许。”我说。“说不定因为这一点我才不怎么讨人喜爱,以前就这样。”

“那是由于:在别人眼里,你是个不被人喜爱也觉得无所谓的角色。或许有些人对你这点感到棘手也未可知。”她手捧两腮,自言自语似的小声说,“不过我喜欢同你说话,你说话的方式真是别具一格:‘我不情愿被某种东西束缚住。’”

“现实世界里,很多方面人们都在互相强加,以邻为壑,否则就活不下去。”

他和我一样,在本质上都是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人,只不过在傲慢不傲慢上有所差别。自己想什么、自己感受什么、自己如何行动——除此之外对别的没有兴趣,所以才能把自己同别人分开来考虑。

我不是那样的强者,也并不认为不被任何人理解也无所谓,希望相互理解的对象也是有的。只不过对除此之外的人,觉得在某种程度上即使不被理解也无可奈何,这是不可强求的事。

人理解某人是水到渠成的事,并非某人希望对方理解所使然。

它类似一种少年时代的憧憬,一种从来不曾实现而且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憧憬。这种直欲燃烧般的天真烂漫的憧憬,我在很早以前就已遗忘在什么地方了,甚至很长时间里我连它曾在我心中存在过都没有记起。而初美摇撼的恰恰就是我身上长眠未醒的“我自身的一部分”。

“最最喜欢你,绿子。”

“什么程度?”

“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天。你说棒不棒?”

每迈一步都几乎把整只鞋陷掉那般滞重而深沉的泥潭。而我就在这片泥沼中气喘吁吁地挪动脚步,前方一无所见,后者渺无来者,只有昏暗的泥沼无边无际地延展开去。

“不要同情自己!”他说,“同情自己是卑劣懦夫干的勾当。”

春天毕竟是适合从头做事的季节。

饼干罐不是装有各种各样的饼干,喜欢的和不大喜欢的都在里面吗?如果先一个劲儿挑你喜欢的吃,那么剩下的就全是不大喜欢的。每次遇到麻烦我就总这样想:先把这个应付过去,往下就好办了。人生就是饼干罐。

“喜欢我喜欢到什么程度?”

“整个世界森林里的老虎全都融化成黄油。”

我不时感到世界的脉搏在我身旁突突悸动不已。

但我同绿子之间存在的东西带有某种决定性,在她面前我感到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并且恍惚觉得自己势必随波逐流,被迅速冲往遥远的前方。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死潜伏在我们的生之中。

我们通过生而同时培育了死,但这仅仅是我们必须懂得的哲理的一小部分。而直子的死还使我明白:无论熟知怎样的哲理,也无以消除所爱之人的死带来的悲哀。无论怎样的哲理,怎样的真诚,怎样的坚韧,怎样的柔情,也无以排遣这种悲哀。我们惟一能做到的,就是从这片悲哀中挣脱出来,并从中领悟某种哲理。而领悟后的任何哲理,在继之而来的意外悲哀面前,又是那样软弱无力。

“我已成为过去的人。你眼前存在的不过是我往日的记忆残片。我心目中最宝贵的东西早在很久以前就已寿终正寝。我不过是按照过去的记忆坐卧行止罢了。”

0
《挪威的森林》的全部笔记 128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