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洞 8.4分
读书笔记 曲终·筵散
一锅脑浆粥
这也是我国史上另一屡见情形:恰当外遇强敌之时,内部纷争如火,几乎就像主动配合。所以,每每要以“攘外”、“安内”为题做文章,从中抉择。这当中,汉奸、卖国都非骂不可,诸如“宁赠友邦,不予家奴”、“攘外必先安内”一类奇谈怪论,一定要唾弃。然而,骂与唾弃并不能消除现象,尤其是现象的原因。对中国来说,最好是不再发生这种情形,像很多国家一样,一旦有事,上下内外立即团结,一切嫌怨涣然冰释,齐心御侮。从这层看,骂不解决问题,问题要在骂之前解决,从而做到不必骂。
中国的事情都不简单,你中有我、千绕西缠,抑或就是一潭浑水。你以为里面有原则,其实连原则本身都已成为手中一张牌。故而在我国,讲原则、用原则性眼光看问题往往行不通,也是条基本经验。职是之故,我们的术策意识便格外发达,什么离坚白、知雄守雌、合纵连横,其中的教训都是说,原则既不可信更不能执。无有不可利用的、什么也都应该利用,切不能拘泥、认死理,比如,要善于从坏事中看见好事,从敌人中发观朋友。《爝火录》载:“太监高起潜奏左兵东下,闯贼尾其后,我兵出其前,自当指日授首,不须过虑。”正是说,因左良玉的缘故,李自成已是可以借重的友军。
所以,左良玉叛乱,其本身对错是一码事,所引起的反应与对待,是另一码事。叛乱为虎作伥不假,然而,既不等于左氏此举只有挨骂的份儿,更不等于有关处置不藏猫腻。这是读这段史料时,笔者自己感无法排解的烦扰。简言之,左良玉固然有错,可制裁他的人未必比他更好,也许反而更坏,中国的历史,陷阱实在是多,心思单纯真的极易误读误判而不自知 。
0
《黑洞》的全部笔记 3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