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亚洲千年史 7.5分
读书笔记 关于香料与船只。
nolix

这是艘什么类型的船?船是木造的,用的是东南亚的木材与设计....采用的不是典型中国船只的平底,而是V型的龙骨。这艘船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特色,在于造船的人没有使用铁制的材料。他们先是凿刻好龙骨,接着裁出弯曲的木板并排列整齐,用来构成船身,排好的木板则靠边上的暗榫接合在一起。造船师傅在木板的内侧留好对准位置的记号,然后打眼。横梁(桨手的坐板)放上来以后,再用棕榈纤维编的绳子跟做了记号的位置紧紧绑在一起....10世纪时,这样的船只在东南亚的大岛港口与小岛之间定期航行,数量即便没有上千,也有上百。这些船使用当地原料,轻巧优雅的设计让它们能在大浪中曲屈,却不会粉碎。

当时没有沉船打捞这回事,就连最值钱的货物,也在南中国海海底躺了上千年。船蛆吃了外露的木材,船货散了出来,最重的沉在一起,轻一点的东西则飘得愈来愈远。船的残骸虽然饱经腐蚀,却保护底下的黏土不受海流冲刷,最终在海床上形成了小丘。

...

公元1138年,犹太香料商人亚伯拉罕·本·易尤(Abraham bin Yiju)人在印度门格洛尔(Mangalore)的港口,焦急等待着一批他满以为会从内陆送来的小豆蔻。他已经预付了一大笔款,要是没有准时到货,问题就严重了。一旦错过了开往中东的船班,亚伯拉罕·本·易尤的小豆蔻就会在最糟糕的时间点,也就是其他商人都已经把手上的小豆蔻卖出去、市场都饱和了以后才到达亚丁(Aden)。但情势很快就明朗起来:小豆蔻并非晚到,而是本来就不会出现........这起小豆蔻事件从侧面显示出亚洲世界海路贸易的自由程度。做个比较:同样在亚伯拉罕·本·易尤的时代,欧洲的行会却会规定交易的时间与地点,控制商品的价格与质量,并通过学徒制度与会员名册来限定谁能做生意。国王给予行会特权,也因此能影响买卖与商品质量。亚伯拉罕则不受这当中的任何一种限制。他就只是从能找得到的地方找来替代用的小豆蔻,然后付他该付的钱。文献里曾提到马拉巴尔地区几个港口里犹太商人的“信托人”,但这个位子也没有多少能控制商业活动或交易场所的实际权力。往广袤亚洲世界更东方的地方走去,在南印度是有一些行会存在的证据,但东南亚却没有起源于当地的行会。

————

...

芳香剂的背景:芳香剂在整个亚洲世界都是重要的商品。中国与印度在宗教上以及家屋、宫廷、庙宇和墓地里的日常仪式上都需要用香,而有香味的树脂与木材正是制香的基本材料。来自东南亚的芳香剂既是当时入药与医疗上的重要材料,也是身上用的香水与精油的成分。从东南亚一路到中东,这些芳香剂都是所费不赀的交易商品,欧洲教堂里的香炉也需要盛装它们。但在沉船遗址,只有二十四小块的安息香能间接证实这种重要贸易的存在;安息香是东南亚的一种树脂,广泛应用在佛寺与家户的仪式里。船上原本应该还有更多,但洋流可能已经把这些重量轻的东西带走了。

0
《极简亚洲千年史》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