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gony of Eros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第1页
吕兮思的鸮

p.1开场就提出这一老掉牙的论点,爱(Eros)是向着一个“绝对的other”敞开。韩炳哲选择了“a-topos”来形容这种Other,并上溯到了苏格拉底。的确,atopos是古希腊文表示“荒谬的”,由表示否定的前缀a加上表示位置的topos(数学范畴论中topos也由此而来)构成,因此P.2韩译成了“placeless”,一个被爱者是“缺席”的,不在任何一处却又无处不在,因而逃过了一切语言的捕获,因而又表现为荒谬的。接下来通过引用罗兰巴特《恋人絮语》中的一段话来说明了关于爱的这一深长的意味:被爱者作为一个atopic的Other,令爱者的一切能力失效(我手头没有巴特这书的中译)。 被爱者这种让人无力的特征被冠以“negative(否定性)”之名(之后韩会追溯到黑格尔),将atopos与negative(否定性)相联系,这种联系已然直接体现在“a”这一前缀上。蓝江老师把这里的“atopia”译为“无阈性”不知出于何考虑(有时间去请教一下)。 P.3继续了对消费社会下把一切同质化的批判,这基于一个操作“Ver-Gleichen”(粗略译为“比较”)(另一些老生常谈中会将这视作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基础),海德格尔曾辨析过Selbe与Geliche,认为前者才是让“差异”从中凸显的那种同一,而后者只是平质化的“相同”(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尼采在他的永恒回归学说中恰恰用了Gleich)。Gleich的词根lig本就有着“外形”、“外貌”之意,包裹即赋予事物一个lig、进而把事物变成Leiche(尸体)——对活生生的谋杀正是使进入流通领域的前提。Ver-Gleichen这种操作不停地把每个绝对特异的个体给同一化进一个表象系统,在这种操作中你失去了丰富的存在而被压缩成了一张张可供比较的“表象”,韩炳哲悲叹道在这种情况下是不会有真爱存在的(巴迪欧批判相亲时也用过这个老调儿)。 最后辨析了两个概念,Otherness与different,从他用词“heterotopic”来看,这一比较貌似也是来自古希腊,allos(对应拉丁语alius)与heteros(对应拉丁语alter)的辨析,前者指通常的另外而后者指二者中的另一个,亚里士多德所言“朋友是另一个自己”用的正是后面那个词。在本文中似乎用了different指一般的不同而用otherness指后者那种意义上的。与正在被取代的Otherness不同,different是一种“正能量”的,然而正是在现代人对这种“正能量”的追求中,真爱Eros已然失落了(列维纳斯说过爱的积极性就在于它的消极性,作者没引)。

0
《The Agony of Eros》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