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母亲的疼痛 8.4分
读书笔记 第一章 你回来陪陪我吧
时笙

2011年12月15日

在我们的价值观里,对于疼痛的耐受有着英雄主义的情结,通常,英雄人物用对肉体痛苦的忍受换来对信仰的坚守和理想的实现。反之,懦夫总是在面临肉体的痛苦时轻率地投降,这多么可耻。所以,我们被近乎无情地剥夺了表达疼痛的权利,在生命过程中不断地学习和加强着忍受疼痛的能力。另外,在中国的近代史中,鸦片战争作为最耻辱的历史记忆是与鸦片分不开的。于是,我们提倡用自身的耐受来对抗疼痛,排斥通过药物这种外力手段减缓身体的不良感受,这里面不仅有英雄主义的情结,还有一个民族关于耻辱的记忆。

直到近些年,中国的医学界才开始重视疼痛这一生理现象,正视人类肉体疼痛的极限,正视疼痛对我们日常生活的影响。其实人类并不像自己以为的那么坚强,况且我们有表达疼痛的权利,有要求减轻疼痛的权利。于是,临床放宽了对镇静、吗啡类药物的使用剂量,尤其是癌症晚期的患者,被特许无限量地使用吗啡类药物止痛。临床证明,吗啡致幻成瘾并非是普通剂量就能实现的,而且,对一个濒临逝去的生命来说,安详、轻松、平静地度过每一刻,比什么都有价值,也更为重要。

0
《我和我母亲的疼痛》的全部笔记 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