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化哲学 8.6分
读书笔记 走向本体论的诗
Arpeggi

走向本体论的诗

早期浪漫派,本体论的诗和存在论的绝对上帝联系,诗背后有一个神性超绝世界,用诗化中介指。德国古典哲学企图解决如何把握这个绝对本体界的问题,不同的是中介。黑格尔是思维和存在的辩证统一运动的自身同一,反对直接,提倡反思,浪漫派则诗化。后来出现尼采叔本华,生命意志哲学,才极端推演,从实在的本体论转换为个体感性生命的本体论,真正的本体不是涵盖一切的实在,而是个体的生命意志,也是施勒格尔解决有限和无限不愿意放弃有限感性的推演。产生了生存本体论,在尼采是健动不息的生命力,狄尔泰是谜一般的生命和生活之谜,海德格尔是有能显示又能遮蔽的存在的dasein,马尔库塞是本能感性系统和现实社会。诗本体论转化。诗不是指实在的绝对本体,而是生存本体自身的诗化。认识论不再是把握自然实在,而是关于如何领会人自身。宇宙本身是不断完美自身的艺术品。黑格尔是扬弃了有限的感性。真正的诗不是宇宙本身,是有限感性的生存世界本身。

叔本华走向生命生存人生,生命在于发掘内在深度,克尔凯郭尔走向诗意的神学,他走向诗意的悲观主义。本体不是绝对的实在,不是上帝,而是生命意志,超出人类认识范围,不受因果支配的非理性存在。世界是我的表象。人生世界的最终根源就是欲求,冲动,意志。这个世界是人生世界,意志是盲目的,世界没有意义可言,叔本华攻击黑格尔是粗俗的实在论,思辨唯心主义被抛弃了。类似胡塞尔的生活世界,与科学世界对立,回到先验的自我。意志和表象,构成这个世界。意志是实体性的东西,依据斯宾诺莎的神学推论的实体确立意志和表象的关系。本体论转换了,人的认识指向不是实在存在而是人生世界本身,意志本身。认识得为意志服务。超逻辑,直观更靠近意志,有近代形而上学的影子。狄尔泰把认识论的对象从自然实在转向人生世界,通过情感,奋求感受,认识世界,不可避免要评价,说明对象。这种认识论上的转换,由海德格尔在伽达默尔巩固,到哈贝马斯。认识人如何领悟自身,如何领悟自身的生活世界,从生命哲学到解释学有重构认识论的意图。审美直观,叔本华否定了根据律,必须用观审法,服务于生存超越,不是把它作为实在真理来理解,而是达到彻悟,摆脱意志的束缚,让自己成为纯粹的,无意志的,无痛苦的,无时间的认识主体,这是叔本华的诗化本体论。沉浸在超越主客体对立的无我之境,这就是诗,本体的浪漫化。认识论和本体论和黑格尔一样统一了。认识论和生存论交融。审美直观能力,是自我超越,澄化了意志,成为无我的纯粹主体,才有这种能力。叔本华的审美人格,是非意志,忘我的,在时空之外,生命的本我被否,是超动机,无意志。解释学突出这个思路,领会不是认识论而是生存论在海德格尔那,解释学不是方法而是生存论,伽达默尔。颇像马斯洛的高峰体验,人所具有最高整合、完善同一的感觉,与世界融为一体的感觉,我你一元论的完成。富有高峰体验的人恬然,天然纯真,一种清静无为道家来塑造自身,摆脱过去和未来,非动机,的纯粹精神,是一种美的死亡。庄子更像叔本华,叔本华是非意志主义。尼采扩张意志。叔本华的寂灭论,变成反人生论。强烈的厌世色彩,在强调意志的德国,成了绝唱。他确立来意志本体论,却否认来意志。在意志肆虐后,西方转向了东方的无我无为非意志,弗洛姆将人克服了自恋,才能坦率,接受能力,才健康,健康意味着,情感上与人和自然融为一体,消除孤独和异化。

诗意的自我沉醉的本体

叔本华受印度哲学影响,厌世,被尼采所弃。早期浪漫派就有悲观隐含着,尼采变成了沉醉般的享受意志,生命力意志。把充实的内生命溢发外为最高价值,把唯意志论否生命变成弘扬生命。尼采抨击早期浪漫派,企图复活远古精神,找新神话学,酒神精神,来自施勒格尔,通过德国精神和希腊精神结合来一场审美革命,其实和早期一脉相承。不是诗化直观自身,而是自身就是诗一般沉醉,升腾,勃发。是原始生命力的实体。宏大,沉醉,华美为生命追索,近代非人化的机械,分工,生命变成病态,科学变成病态,从苏格拉底败坏了,逻辑的出现。生命的美好感觉被取而代之了。万物不是去体悟,而是去测量。他认为当年苏格拉底的判决很公正,科学让人荒诞,自杀,苦闷,科学的终极目的是神话。海德格尔认为,西方形而上学从苏格拉底来就误入歧途,尼采也算苏格拉底的最后完成者,其实海德格尔也算最后完成者。他反对求知欲,是艺术般的认知。

人对痛苦经验的深浅,足以表示他生命力充实的程度。否陈腐的偶像和习俗,激励人去自由的树立新的生活方式。生命力本体就是诗,就是美。它们就是生命力的代名词,意志,所谓的存在和世界。尼采的生命力就是权力意志。用生命去把握对象,获得一种莫名颤动的统一感。实在生存性dasein从纯粹思辨中解救出来,反抗康德黑格尔。费尔巴哈否定笛卡尔,叔本华推进来谢林,尼采变成乐观主义,巩固了这种本体论。因为十七八世界科学发展,十九世纪大工业吞噬,造成人的心灵枯竭,生命哲学去探究心灵追求丰富的内在隐秘路径,用诗化力量去拯救非人化的生活思维方式。理性的权力,被冲动意志取代,人们听意志,一切意义从此决定,实践中引起疯狂。

诗的祝福

意志的升腾,神化,诗化,浪漫化。感性个体的人处于一种原始力量中,超时间,与自然和谐,是动态的嘴境。科学意识的发展,让感性个体和生命力意志分离,科学意识有一种乐观主义,让人麻痹,麻木,要不沾沾自喜,沉溺于普遍的有效性。只有作为一种审美现象,才合情合理。艺术是生命的伟大刺激,生命的沉醉,求生的意志。

尼采生命原欲是一种还原论,佛洛依德是一种升华论,其实一样。引领人回到故乡,就是酒神精神,音乐,悲剧文化。苏格拉底的求知欲,铲除了神话,是不知足的发明兴趣,无家可归,对现实的崇拜,颓废文化。与其向印度求救,不如重新创造,重建新的沉醉的世界,引导人们走向超人。让人成为新的价值和意义的创造者。控制自己的欲望,悟彻人生的真谛。查拉图斯特拉是贫乏时代的诗人,要人们自己教育自己,认识自己,抛开一切信仰,自己发现自己,追求诗一般的人生。

诗与沉醉。

叔本华和尼采,都是这种审美的同一心境,叔本华是忘记意志,尼采是无限扩张意志,是粗暴和毁灭,性冲动,醉,宴饮,春天,克敌制胜,嘲弄,残酷,宗教感的狂喜。真善美被取消了,是毁灭世界的意义。尼采把忍受痛苦本来意义推演成制造痛苦。中国也重视痛苦,但不是应然。醉境,是意志力的释放,肉体力量的横溢,魏晋也喜欢喝酒,沉入自我给定的意义世界。尼采的醉是唯意志的扩张,晋人的醉是无意志的超然,旷达心怀,不是叔本华的寂灭,也不算尼采的狂肆,是酣畅的审美,逍遥浮世,审美心境的获得,就是世界意义的确立。晋人是一种无意志的意志,原意志被纯化,无化,塑造出新的意志力,否定了意志的盲目。有一颗放不下的心肠,为人生操心,有飘逸旷达。如前赤壁赋。这是真正的诗性,审美人生,也是灵性。

0
《诗化哲学》的全部笔记 3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