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 9.3分
读书笔记 四
羅小黑
如果深入观察托尔斯泰的“坦率”,则这种“坦率”就产生出奇异的印象:让人开始感觉到的是:他用这种坦率更多的掩盖自己最深的内里和秘密,因而,越坦率就越隐蔽。他不断谈论他自己羞于承认的事,但有一件最主要的,最令人羞耻和可怕的事除外。关于这件事,他从来不和别人,甚至自己提及。他既不能像对众人一样对其保持沉默,又不能公开而坦率以待的人,就是——屠格涅夫。屠格涅夫极为熟知列文是什么人,看得极为清楚:他除了自己是永远不能够爱任何人的,而这一点正是他的终极羞耻,终极的恐惧,他没有力量承认。那种一生都在奇妙地摆弄他们的,时而使之亲近,时而使之疏远的,谜一般的力量,很可能就是屠格涅夫不同一般的洞察力。他们二人像是两块对立竖放的镜子,无限地反射出对方,深化着对方:他们二人都害怕这种过于透明和阴暗的无限性。
0
《托尔斯泰与陀思妥耶夫斯基(上下)》的全部笔记 14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