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归线 7.9分
读书笔记 第127页
春澍并没有

必须一开始就说明,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这就像置身一个疯人院,得到允许可以从此手淫一辈子。全世界都摆在我的鼻子底下,要我做的只是安排好发生灾祸的时间。楼上那帮圆滑的家伙事事都要插手,没有一件欢乐的或悲痛的事情能逃过他们的注意。他们置身于生活的严酷事实之中,也就是人们称之为“现实”的东西之中。这是沼泽地里的现实,他们就是除呱呱叫之外无事可做的青蛙,他们叫的越厉害,生活就越显得真实。律师、牧师、医生、政客、新闻记者,这些人是把手放在世界脉搏上的江湖郎中。持续的灾难气氛太棒了,晴雨计仿佛永远不动,旗子仿佛永远降下一半。人们现在明白,天堂的理想如何独占人类的意识,从根部被击倒的所有精神支柱如何仍旧屹立。除这片沼泽之外一定还有一个世界,那儿的一起的都是一团糟,很难设想这个人类朝思暮想的天堂是怎样的。那儿无疑是一个青蛙的天堂,瘴气、泡沫、睡莲和不流动的水,它就坐在一片没有人打扰的睡莲叶子上呱呱叫一整天。我设想天堂大概就是这样的。

0
《北回归线》的全部笔记 16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