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法总论 8.8分
读书笔记 第十章 美国法
灰袍
霍姆斯早在1881年出版他的《普通法》一书时,就在一段名言中对以下观点进行反驳:普通法是高级理性的永久效力的体现,它盘旋于现实波涛汹涌的水面上,通过智识上超然的法官的观念活动,借助逻辑和演绎推理的原则,就可以获得个别案件的解决办法。他写道:
“法律的生命不是逻辑,而是经验。被感受到的该时代的需要,流行的道德和政治理论,公开表达或无意识的对公共政策的直觉知识,甚至法官与他们同胞所持有的前见,在确定哪种规则应支配人们时,都比演绎推理显得更重要”(霍姆斯,《普通法》,1)

霍姆斯所批评的观点 似乎是 英国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 对普通法的理解和赞美 。

本书作者认为霍姆斯的这种普通法的理解应该放在美国20世纪之处社会经济频繁变动,政策也频繁变动的背景下,立法需要被经常用来干预这些社会事务,另一个是认为霍姆斯受到了詹姆斯和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的影响。

0
《比较法总论》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