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空言说 9.3分
读书笔记 前言
司空羽
该书却也试图超越各种派系区分(包括“中西”区分)而向各方发出邀请,邀请我们无论身在何处,都要去迎接日用伦常中在我们面前赫然呈现的陌生性(strangeness)。这种陌生性给我们带来了如下难题:传播为什么能成为,以及它如何能成为人类奇妙的生命线(lifeblood)?对行走于天地之间的有着生命尽头的所有生物而言,这一问题与它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001

——这本书确实基本没有涉猎中国智慧。不管是五经、论语、孟子、道德经、庄子中还是更聚焦的纵横家、佛家典籍中都蕴含着极为丰富的传播思想,更有”一言而兴邦一言而丧邦“的技术,可惜彼得斯不通中国文化。但是他正视了爱默生、梭罗等受到的中国影响。还有一个遗憾是彼得斯在该书中同样缺乏华夏典籍对中世纪后期伊比利亚半岛直至德国宗教改革的影响梳理,对伏尔泰等启蒙人物、海德格尔、德里达受中国思想影响的关注也不够。另外对非洲的巫术也没有深究。对空言说,确实是未尽的课题。

苏格拉底认为,真理源自我们对”上天“之外的思考和灵魂洞穿健忘之幕而到达本质的努力;耶稣认为,真理源自天父的意愿;孔子则认为,真理源自比他更早的古圣先贤。003”

——对苏格拉底和耶稣的判断大体不错。但耶稣这个还应该参考下里奇斯的研究。对孔子的判断大错特错了。一看就没读过《系辞传》和《春秋繁露》。

不无矛盾地说,中国是世界上最古老又是最年轻的国度。说她最古老,是因为她有着四千年的文字记载的历史;说她最年轻,是因为她正经历着最为浓缩的现代化进程——这是既姗姗来迟又蜂拥而至的现代性。如果我们所面临的任务是要克服一种异化感(这种异化感使我们无法看到我们身上的奇妙的陌生性),那么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相遇”,以及中国与自己的过去和未来的“相遇”,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机会来展现《论语》(第4章第15节)中所说的“恕”的境界——“恕”主要是“撒播”,但亦是“对话”。005

——彼得斯作为学者有两个非常好的优点:1、真诚。他很客观的正视其能力的不足。正视生命的“有限性”。所以会有悲悯与感怀。是“既神圣又悲哀”。2、敏锐。百炼成钢,并形成了非常好的学术品味和学术直觉。——《论语·里仁篇》原文是: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忠恕是曾子对孔子的理解:尽己之为忠,如心之为恕,将心比心,宽恕。忠道,大道,自强不息。恕道,至道,厚德载物。确是曾子对孔子之道较为高明的理解,比旁边不敢问的同学还是领先了一步。但还是保守了很多,这跟曾子的年龄、性格有关。大哉乾元,至哉坤元,孔子改元为一,止于一为正,止于一至善,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孔子之道涵盖的意涵更广大精深。《论语》是曾子学生参与编撰,”儒分为八“,同门争位,把老师的话不做评定直接入册也能理解。但万不可认为这就是孔子之道。彼得斯是不知道这些的,但他能从中捕捉到”撒播“与”对话“,虽然这是“恕”涵盖的传播中极其微弱的意义之一(而且忠恕绝不能分开理解),已经很是惊人了。孔子就传播来说,近乎拈花一笑,述而不作但又微言大义。强调慎独,开发自性与核心竞争力以用世,立言实是功用。确实颇有些彼得斯口中的“撒播”之意。这非有极好的学术直觉非以达至。他起了个好头,那谁能来接盘呢?

0
《对空言说》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