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画观法 8.2分
读书笔记 第16页
女宛心兑
传统中国山水画,是一个周遭世界。所谓周遭,就是置身其中的、内部的方式,是交混的人与境,难以择清。这个交混方式要以画的方式呈现示人,而观者未必不是画中人。我感兴趣于这种视野的构造,它以“观看”的方式描述了人之“处境”。我试图分段,可它们却是连绵无尽的,周游之后我更愿意待在那个当口,一眼观去。
范宽《溪山行旅图》:前景与上(远)景落墨极重,中间反而是一种悠远繁密的虚画法,导致视觉急剧退后,使得整个画面空间在中部形成一个巨大的视觉陷坑。
为什么“没有花木依然为园林”?这可以认为是童寯先生给我们的设问,当是上联,我仰对下联:“因为建筑在言山水事。”
韩拙专门有一章《论云霞烟霭岚光风雨雪雾》,在关于时间、形态、位置等方面论述了他对水汽的分类以及各自改变既定空间的作用。譬如,“且云有游云,有出谷云,有寒云,有暮云。云之次为雾,有晓雾,有远雾,有寒雾。雾之次为烟,有晨烟,有暮烟,有轻烟。烟之次为霭,有江霭,有暮霭,有远霭。云雾烟霭之外,言其霞者,东曙曰明霞,西照曰暮霞,乃早晚一时之气晖(hui)也,不可多用。”又如,“继而以雨雪之际,时虽不同,然雨有急雨,有骤雨,有夜雨,有欲雨,有雨霁。雪者,有风雪,有江雪,有夜雪,有春雪,有暮雪,有欲雪,有雪霁,雪色之轻重,类于风势之缓急,想其时候,方可落笔,大概以云别其雨雪之意,则宜暗而不宜显也”,等等。
对空气本身的关注,在古代画论中是常见的。足可见,传统画者对空气这种无形变幻遮罩的高度重视与兴趣。云雾,能瞬间改变一切,以一种最简单的方式制造差异,甚至完全颠覆认知,建立全新且善变的表述方式。
迷宫般的园林,是一个诳人的超厚面具,它隐匿了园主的性情脾胃,使其变得不可知而神秘。它更是一个玩弄人的魔掌,使人在一种建筑的序列中被拖累、调侃、打击、消耗、震慑……将之对宅园城府的感知氛围,深奥迷幻的层级建构投塑于人的构造,异化、神秘化了对象,拉大见者与被见者的距离,建构一种有关权力的心理等级。在中国,“城府”,是以一种特殊的建筑序列投向有关于人心面具的形容。
我想游墙(folding walls)的用处主要是:“控制性游走”与“控制性观看”。
特殊的事件与特殊的表达,在一个特定的空间背景支持下,显得自然得体。正如罗兰·巴特在《结构主义----一种活动》中说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创造或反省并非是世界的逼真逼肖的‘复写’,而是与世界类似的另外一个世界的真实创生,但它并不企图模写本来世界,而是想使其成为可理解的。”
成中英先生在《易学本体论》中说:“观,是一种无穷丰富的概念,不能把它等同于任何单一的观察活动。观是视觉的,但我们可以把它等同于看听触尝闻情感等所有感觉的自然的统一体,观是一种普遍的,沉思的,创造性的观察。”
观,从来不是一种简单意义上的看,正如王澍先生说的:“看不是一目了然,也不是一系列的‘一目了然’。‘看’本身包含了认识方式,它是层次性的,其本身首先需要被追究。进而言之,深受现象学与语言学双重影响的结构主义眼中的世界是这样的:对人而言,世界首先不是事物的世界,而是一个结构化的世界,世界的结构性不是客观世界所固有的,而是人类心智的产物,是人脑结构化潜能对外界混沌的一种整理与安排,由此世界上才出现了秩序和意义。”
观,是一种结构性的看,它是有文化预设的。对于绘画而言,观,有它原本的物象之原,比例、构造方式的历史经验,所以,观是带有一种强烈的前经验图式的想象、观察、体验与表达。所以,黄宾虹先生在教写生的时候说:“你们看东西总是一个方法,总是近大远小,而我看东西时,心里总存着一个比例,即事物之间固有的比例。”
而“观法”是什么?一为带有一种强烈的前经验图式的并且是创造性的体验方式、构造法,看法(解读法),表达法。比如:“在这个设计中,你有没有观法?”这句话的意味是沉重而深远的。二指某一东西的姿态与位置在所处场景中起到一种颠覆性的叙述作用,或者其天生具备此作用的形态。比如,“如此跌宕摇曳,一条很有观法的路。”又比如:“在这栋建筑的逼迫下,这棵树忽然极有观法,让那树间的世界显得如此不自然的真切。”
读画构造,建筑自然两门课程
匡裁三品:仰止、透漏、下察;洞察四品:递进、分眼、斜刺、磨角;间夹三品:透视、闪差、留夹
而我所关心的是破境提供的一种独特的观法。境,界也。破,断面的方式。破境,即是两个境界转换的当口,一纸捅破的刹那。言其破,一为姿态之破:切腹,撕皮,外翻,断面之破,以脏腑泄密的带有些主动的方式,使得重新建立一种奇崛的内外关系,这种内外的关系,并不是在说一个门洞的后面藏着另一个世界,而是让你一直处在两境的交混与犹豫之中;二为时间之破:把原本属于内部的东西,以一种断面的方式翻转出来,这种呈现往往带些许生硬。主动的生硬能获得“顿然”的瞬间感,让人一怔,那个不常有,是在某种极端偶然之下才能获得的视野。同时他将被放在某个“时间的转角处”,侧身或者抬眼,陡然望见,呆住,懵在那里。
向内,坠入一个过去时,老墙油松碧叶幛,细窄天空,几步逃逸;脚下,一个缩尺的山石沟壑,高士图的经典背景,搬山入室;向上,喷薄而出,青荫红牖,人面俱绿,叶色映衫,暂作古观;回来,喧嚣的街道,隔着时空,两厢伫望。这些转换,仅在举手抬步转身之间。建筑,即是一个观法。
在我看来,旧城就是一个老人,它向来接受中医:推、拿、按、摩、汤、剂、膏、灸。它喜欢这种方式,因为:一,足够温和;二,语汇丰富。借此,可以归为这样一句话:修补,是带着诗意的。这句话既指向城市建设与更新的暴力,又指向城市更新语汇的贫乏。这句话注定设计工作既是局部策略,又是一个鲜活的词汇表。

0
《如画观法》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