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画观法 8.2分
读书笔记 第5页
女宛心兑
我常说,道不可以乱传,碰到没有根底的人,给他传道就等于害他。对王欣说话我总是放心的,甚至有点兴奋,因为我知道那轻轻的一句话说不定就会导致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就会延伸出某种机智的见解,某种教学里的新实验。
……课程的名字叫作“兴造的开端”。我用“兴造”一词取代“设计”,典出童寯先生的《江南园林志》。
《自然形态的叙事与几何》王澍
所谓空间,是你意识到有什么重要事物被包含在内,但恰恰是那个事物被有意识地抽离了的,只留下某种暗示,某种存在的可能性。
简单地说,如山水绘画本身所是的方式去观看空间,并记录下一系列相对空间位置,建筑物将如此生发形成。
当我说园林的方法意味着建筑是一种只有进去才能真正体会的经验,一层又一层的经验,没有高潮,没有开始和结束,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因此,外观是次要的,甚至造型也是次要的。
“如画观法”如果作为一种设计方法,它的一个核心要素就是“视线”,我最早关注建筑中的视线关系是在1985年的皖南乡村旅行中,总觉得无法找到一种画法可以描绘我对那种空间密度的体会,或称之为被空间笼罩,在空间之中的那种意识,我在一周无法画出一张速写之后,突然发现立体派的画法或许可以帮助建立这种理解,于是就画了一批毕加索式的变形速写。但是把在空间中的感受和在空间四周的徘徊建立起一种关系,则是在1986年,我通过阅读阿兰·罗伯-格里耶的小说《嫉妒》而被唤醒,在那篇小说里,自始至终没有人出现,只让读者听到有汽车经过,停下,一会儿又开走的声音。读者意识到阳光在屋子里移动,最终你突然意识到是有一个人嫉妒的目光透过百叶窗在向内窥视。在无人出场的情况下这篇小说成功建立起一种现场的精神气氛,我突然意识到这种感觉和观看山水画及游园的经验如此相似,那种意识的形成要等到1997年我开始阅读童寯先生的《东南园墅》之后。
远看如果只是形式,近看就必须有血肉毛发质感。当然。对建筑的这种体会,是一种逐渐形成的经验,它需要时间的滋养。
山市建筑的下半部分,上面的建筑是上半部分,或者是一个局部,是那个出势的东西,是眼。画有画眼,诗有诗眼。建筑是山眼。
山林地最胜,几乎可以不假以人力。
建筑动作是送人,引渡人的关节与指看,是带有节奏和关目的。
在山水画中,建筑常常用来“足人之意”,某种程度上它代表着人,人的在处、去处、看哪里、关注哪里,等等,暗示着画中人的境遇。所以,画中的建筑,不是作为房子那么简单的。它在提示你,提示你的处境。因此,它的动作便应对着人的状态。
侧坐,不是正面,也不是侧面,是一种类似七分面的角度与姿态。建筑如人面开法,本身存在一种遮掩,是含蓄的,有情态的。但表情通常不独作,要看周围。
侧坐莓苔草映身
草映身 好比松荫映衫,顿然赋予了一身纹章毛发,感受到如沐春风的焕然。如同被自然穿透,那个人那件衫,直接被周围所浸染,似与松林草石同时、同古。浅草没屐。人面俱绿。自然上身,便是时间上身。形影相照。相互染性。
0
《如画观法》的全部笔记 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