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与剑 下册 8.9分
读书笔记 几段描写士兵的。
nolix

但斯克谢图斯基心中有了谱,知道出了什么样的事儿。“有问题再说,这刻就上马"。

“上马!上马!"

弗肖尔的鞑靼兵的蹄声震得窗槛咯咯发响。市民都为部队的来临惊起。人们纷纷走出家屋。有的拿着灯笼,有的亮着火把。消息如同闪电似的在城里风传,警钟响了。不久前城市还静悄悄的,现在则到处犬吠狺狺、马蹄得得。军令声,犹太人的号哭声在应和。居民有的自备马车要随部队走。携家带眷甚至连羽毛床褥都带在车上了。市政长官领一批公民代表来到斯克谢图斯基跟前求救。他们求部队暂时慢撤,求部队给他们护送,哪怕护送到鞑诺波尔都成。但军令是斩钉截铁的,要竭尽全力,能有一口气都得赶奔里沃夫。因此对他们的要求斯克谢图斯基只有不听。部队匆忙上道,急如星火。上了路弗肖尔这才稍微回过气,才原原本本把事变经过说明白。

.....

“各位,是的,我是做了俘虏。可天网恢恢,运气正好翻个身。鲍庚一辈子都走上风,咱们这回偏是狠狠地揍了他。打仗时刻胜败常是这样的。今天你揍人,明天人揍你。主不惩罚鲍庚别的,就是惩罚他的下流和无耻。各位,咱们是在黑甜乡里应分做黑甜梦的,可正是这当口缺德的鲍庚惊动咱们,下咱们的手。嘿嘿!他还想用他那条烂舌头吓眈我哩。各位在这儿我跟你们说,我跟他舌头对舌头,狠狠干了一场。我把他顶到墙角,骂得他转不得身,骂得他锐气尽丧骂得他晕头转向。正是因为晕头转向,他才跟我吐露了他不要吐露的真情。咱们不妨长话短说,如果我不做俘虏,潘·米海依尔跟我就绝不能打败他。 ”

-

....而他手下这帮好汉哪怕在打败仗前夕,都还把他奉若神明,对他盲目顺从,不怕跟他去克里米亚,不怕进地狱,甚至哪怕跟亲王自己交手,他们都眼不眨、心不跳。可现在他们士气尽丧,失掉诚信,人人忙不迭地只想撒腿逃命。究竟他鲍庚错在何处?作为一位带兵人,事实是一切该做的没有不做到的,可以说没有一件事大意过,就连在住屋前后他都布下岗哨,而且布得相当远。他所以歇夜,那只是因为从卡门涅茨一路下来马不停蹄,人马疲累不堪,他才不得不歌的。但偏偏碰着了沃罗德雅夫斯基。小沃在少年时代就是个专搞出其不意猎拿鞑靼人的老猎户,他能借夜色不明象狐狸似的摸近岗哨,在敌人开火或贼出声前就把他们收拾掉。他就以这种方式扑击,打得鲍庚只来得及穿套单耕裤仓皇逃命。一想到这次惨败鲍庚就气得两眼发黑头发胀,绝望就象只疯似的在咬啮他的心。他本是这样一位盖世英雄,下黑海,对土耳其巨舰他都敢扑上去下手,他能对鞑靼人撒缰紧追.....何曾想到,今天他竟败到这种地步,脑袋光着,穿一件单衣,连一把刀都没有,他手中原有一把刀。跟这名小将相遇,竟给入家打落了。

——有《水浒》味道,也许是译本的用词习惯所致,哈哈!

0
《火与剑 下册》的全部笔记 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