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分
读书笔记 虹
妖妖0

很早以前读过劳伦斯的《儿子与情人》也是大段大段的心理描写,情节并不丰富所以到现在我完全不记得这本书写了些什么。 《虹》写了三代人 汤姆.布朗温 开始对于他的描写我以为他会是一个同性恋。对于女人的恐惧和渴望都源于妓女,最后和一个波兰寡妇结婚。劳伦斯的一大特点就是极少去描述事情的发展经过,大篇幅的描写事件中人的一个心理变化。人推动了事件的发展,事件极大的改变了人的思想。汤姆对于女人有着一种带着恐惧的渴望,因为这种恐惧他不敢把自己交出去,这种恐惧也慢慢将女性身上的火熄灭。婚后他与妻子的生活也是起起伏伏,有一种随时会崩塌之感。他在妻子生孩子时的心理,让我第一次认识到男人也会有分娩之痛,孩子可能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某种无法填补的空虚。所以汤姆很高兴当爸爸,却没有办法像一个正常的父亲 一样爱他的孩子。妻子把爱转移到了儿子身上,他觉得妻子不再需要他,所以他也不再把妻子作为他的中心。女人是及其敏锐的生物,妻子察觉到了一切,她对丈夫说她需要的是他积极的投入,而不是服从。“两年后这两口子又合拍了”,在我看来是两年后才合拍。在情感的世界里真的要大胆表达自己的诉求,不然在一个家庭里孩子就会像耶和华一样白天在云柱间,夜晚在火柱间。就如安娜,她的两侧都让她心神不定,她需要用尽一个孩子的力量去支撑这个拱门断裂的一头。在汤姆与妻子不再暗自较劲以后,安娜轻松了,因为她的父母已经在空中接头,她可以在他们这拱门下的空间里自由自在的玩耍。

第二代安娜和他的丈夫威尔布朗温第三代厄休拉

安娜和厄休拉的问题都是有太强的自我,强大到想要给自己爱的人塑造一个她们满意的自我。因此她们一直在爱与不爱之间徘徊。安娜在和威尔恋爱时威尔全身心的爱她,而婚后却爱恨纠结。威尔想要摆脱安娜,他想出去猎艳,想找回自己,不想被压迫。长久以来她们的婚姻中最强的纽带不是爱合适肉欲。直到汤姆.布朗温的葬礼威尔才觉得自己重新爱上了安娜,因为汤姆.布朗温的死让安娜想起来自己还是别人的女儿,女儿这个身份就让她忘记了自己还是一个妻子一个母亲,她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变成了那个让威尔疯狂爱恋的少女。婚后安娜和威尔似乎很难安放彼此的自我,总有人想要主宰一切。恋爱中的少女崇拜她所爱的男人,而婚后的妻子却想要控制她所爱的男人。控制与天生就比女性强的男人自然无法接受。厄休拉似乎比她的母亲更想要操纵他人的自我,她甚至要自己创造出一个爱人。她有一个让她沉迷其中的永恒自我,她排斥社会自我,她觉得世界是在次要意义上而存在的,而她是最高意义上的存在。所以厄休拉和母亲一样在恋爱关系走出了彼此的封闭空间之后就无所适从,她不愿意结婚因为她觉得如果结婚她就要表现出社会自我,一个人的合法妻子简直就是一个物质的象征。安娜把对于丈夫的关注转移到了孩子身上才得以忽视她丈夫的空洞自我。而厄休拉只能让她与斯克里宾斯基的感情走向破裂。她爱斯克里宾斯基,她也爱斯克里宾斯基身上没有的东西。

安娜和厄休拉都忽视了一个关键问题,爱不是你也不是他,它是彼此必须要创造出来的第三样东西。谁都不应该期望它只是他们想要的样子。安娜不能创造出来厄休拉同样也不能。安娜因此沉迷于生育的欲望,以此来转移她对于那种求而不得的理想爱情的追寻。厄休拉最后也醒悟过来,她要爱的男人不是由她来创造的,而是她去认识一个上帝创造的人。这个人是从上帝那来的,她要为之欢呼。她庆幸她创造不了这个人。孩子差点让她和一个她想要创造的人结合,幸好一切都结束了。

最后她在这不堪一击的污浊大地之上看见了虹。她知道,那些给硬壳包裹着在地上爬行的贱民们,各自不动神色的活在世界腐朽的表层当中。但是这条虹深深的扎根在他们的血肉里了,它会颤抖着在他们的精神中成活。

劳伦斯把每个人的心理都描写的那么细腻复杂。爱总是参杂着欲望,征服与被征服,两性关系在他笔下往往最终只剩下肉欲和斗争。他似乎也不喜欢工业化,男人卖给了工作,女人只得到他们仅剩的部分。男人们真正的情人是机器,他们崇拜这种不完全的抽象概念——物质机构,而女性要争取权益也不可能摆脱这个有制度有工作的世界。似乎这个过快发展物欲横流的世界是一切矛盾的根源,永恒自我和社会自我之间的叫板愈演愈烈。但不论如何,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一道彩虹。

0
《虹》的全部笔记 5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