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与“汉道” 9.0分
读书笔记 全书
雪磨坊

张家山汉墓竹简有汉人至王国不归“以亡之诸侯论”的规定。汉初郡国并行,各行其是,所谓“黄老无为”,其实是一种被迫。

今本《礼记·王制》如孙希旦所说“独封禅不见于篇中”。孙希旦怀疑有关封禅的内容可能被二戴“所删去”。“汉家制度”与古法制之关系,可见一斑。

公羊家“三世异治”说,第一阶段先治“京师”之“大恶”,然后治“京师”之“小恶”和“诸夏大恶”。第二阶段,“治诸夏小恶”,同时为中国讳,为诸夏讳大恶,对夷狄应当“治之”了,但还不可“纯以中国礼责之”。第三阶段,“远夷之君,内而不外”,实现“天下太平”。

“百代犹行秦法政”,固然,但不妨更进一步,“汉家承周秦之弊”,应该反思的是商周之交那段历史。

“董仲舒著《春秋决狱》、《春秋决事》,其弟子吕步舒以《春秋》专断于外,治淮南王等谋反大狱,一杀就是数万人,正是董仲舒公羊学的精神的体现。”

《汉书·平帝纪》里提到,平帝本名箕子。挺神奇的。

吕思勉:“中国之文化,有一大转变,在乎两汉之间。自西汉以前,言治者多对社会政治竭力攻击。东汉以后,此等议论,渐不复闻。”

“郑玄欲注《春秋传》,尚未成时,行与服子慎遇,宿客舍,先未相识。服在外车上与人说己注《传》意,玄听之良久,多与己同。玄就车与语曰:‘吾久欲注,尚未了。听君向言,多与吾同。今当尽以所注与君。’遂为服氏注。”

“博士弟子郭路,夜定旧说,死于烛下”

0
《《春秋》与“汉道”》的全部笔记 2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