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集 7.7分
读书笔记 不屈者的独白
唯雅歌

我这就走了?我的意思是,我更喜欢待在现在的位置,待在浪漫主义舒适的坟墓中,就保持我当下的状态,如新芽被折断,如种子被怀疑主义的冷风吹走。

我十八岁的时候爱上了荣耀,可对于二十四岁的我来说,它就像个祭奉死人的花圈,在墓穴里腐烂发臭。

0
《寓言集》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