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拉·布吕代 8.2分
读书笔记 第42页
Travishky

这一页页的书稿是我在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写的。常常下雨。明天我们就进入十二月了,自从多拉逃学出走也已经过去五十五年了。天黑得很早,不会这样更好:雨天的阴沉单调都看不见了,不用去想是不是真的是白天,是不是正在经历一个过渡期,某种冗长沉闷的日食,一直持续到旁晚。而天一黑,街灯、橱窗、咖啡馆就都亮了,夜晚的气氛更活跃,事物的轮廓更清晰,十字路口堵车,街上的路人行色匆匆。在各种光线和城市骚动中,我很难相信自己和当年的多拉·布吕代所生活的是同一座城市,还有她父母,当年比我现在的年龄小二十岁的我的父亲。我感觉自己是唯一一个记得所有这些细节的人。有时候,两者之间的联系变得微乎其微,几乎要断了,另一些夜晚,昨天的城市在我看来就像是藏在今天的城市后面那个转瞬即逝的影子。

0
《多拉·布吕代》的全部笔记 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