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绘图到建筑物的翻译及其他文章 9.8分
读书笔记 归隐的权利与排斥的礼仪:有关“墙”的定义的笔记
陈小放
本文将关注人类那些通过隔离和遗忘令自己不适的东西,从而让世界变得适于自己生存的奇异方式。
……
德赛森特希望身边的东西都是那些他所喜欢或喜爱的,其他的统统丢掉。他把自己的生活导演成为一种无休止的仪式。他的房间、他的衣装、他的餐饮,都回应着、折射着、强化着他那些奇怪的感觉性,肯定着他自己的生活方式。例如,他会吃光一种特别制作的全黑大餐,旨在庆祝自己人生的病态阶段。但他发现即便在他那已经相当隐秘的公寓里,巴黎的日常生活也会太过影响到他的意识,所以他决定要搬家,搬到丰特内那种偏远又荒凉的郊区去。
通过这种方式,德赛森特远离了所有,让他鄙视、让他心烦的东西。德赛森特在他的新居所里放了一堆镶满珠宝的乌龟、少有人问津的基督教早期的小册子、画家奥迪隆.雷东与居斯塔夫.莫罗的象征主义绘画,这些东西为他自己的消隐制造了一种秘密的围合——里面深嵌着只有他才能明白的意义。他成功地维系着自己这样的生活方式,不过,代价就是要刻意和普通世界断绝接触。
……
归隐方式所肯定的是人们从这个嘈杂而混乱世界的粗暴袭扰中抽身出来的权利。
……
那些我们名曰反思、优雅、独处的小栅栏们也以同样的精神竖了起来:这些小栅栏们通常都很多义。竖起栅栏的人既希望能摆脱跟社会之间那些不加调控的交流对自己的影响,同时又希望能够关注到社会。
……
归隐的私人权利的反面就是集体性的排斥礼仪。
……
路易十四和枢机主教马扎然于1656年颁布了一道律令,用专门收容或教化而建的综合医院去拘留那些赤贫、精神失常、乞讨者时,当昆丁.克里斯普这么一位性情古怪行为夸张的同性恋名人,他最近决定不再想走出他的一室公寓一步时,他们所尝试的都是很相似的把戏。他们都是在他们自己和他们不喜欢的对象之间竖起一堵墙,好把最烦扰他们的东西挡在外面,不去听,也不去想。昆丁.克里斯普因其想要封锁知觉宇宙其他部分的自大狂冲动,最后他发现他只剩下了一个房间,他只能在那个房间里建造他自己的意义秩序之隅。
……
在上述情形和类似情形中,墙体就是军令,旨在压制所有堕落感知和所有非法团体。这些墙体并不只是能量传导意义上的阻碍,还是能够消灭那些不合标准、多少带着差异的他者世界,阻止意义枯萎、维系我们个人或是普遍性梦想世界的整体性与统一性概念的路障。墙体就是军事装备,能够保护我们个人的人格不受来自其他人性和自然的侵犯。

0
《从绘图到建筑物的翻译及其他文章》的全部笔记 4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