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雪 8.7分
读书笔记 第14页
spencer

2.清显感到自己存在的理由,就是一种精妙的毒。这种感觉同他十八岁的高做态度是紧密地联系着的。他决心使自己英丽而白做的手不会磨出水泡,不会玷污自己的生涯,就像一面旗积仅为风的存在而存在。对自己来说,唯一的真实就是想到无止境、无意义的死而话着,见到行将衰微而燃绕起来,只是为了没有方向也没有归结的“感情”面话着...... 触动。

0
《春雪》的全部笔记 1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