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六讲 7.7分
读书笔记 孤独
琴酒

孤独,孤和独。我对此着迷。

午休的时间跑到公司附近的书店读这本书。

公司到书店大概十分钟的路程,出发的脚步轻盈,胡乱扒两口饭,欣欣然翻开书,推门而入时如此自然毫无知觉,但推门而出时,有种重回大千世界的错觉,生生从另一个世界被揪回来。如是,我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

我想,总要有个理由吧,又想,为什么总要有个理由。且走且留下。

20180319 孤独六讲 33

20180328 孤独六讲 57

20180330 孤独六讲 73

20180411 孤独六讲 95

苦修面壁的沉默,就是一个人的孤独的语言,他在寻求什么?只有自己知道。当你静下来,处于孤独的状态,内心的语言就会浮现,你不是在跟别人沟通,而是与自己沟通时,语言会呈现另一种状态。

所以不管禅宗或西方教派,都有闭关的仪式,参加的人通常在第一天会很难过,有人形容是快疯掉了,可是达摩就是通过这个方式,让语言从一种向往的行为变成一种向内的行为,而将佛法传递给二祖 三祖 四祖 五祖,直到六祖慧能。

我相信人最深最深的心事,在语言里面是羞于见人的,所以它都是伪装过的,随着时间 空间 环境 角色而改变。语言本身没有绝对的意义,它必须放到一个情境里去解读,而所有对语言的倚赖,最后都会变成语言的障碍。

20180415 孤独六讲 100

人在转换角色的时候,整个语言模式和内心状况是一起改变的。

我们常常不知道哪些语言是一定要的,有时候那些折磨我们的语言,可以变成生命里另一种不可知的救赎。

声音是假的,有时候只是虚张声势。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生平最感谢的一个人,是在文革批斗大会上,抢过别人手上的鞭子,狠狠抽他的朋友,原本他在那场批斗大会上是必死无疑,朋友知道后故意抢过鞭子,说出最恶毒的话,将他抽打的全身是血,送到医院,才保住他的性命,他说,那些恶毒的话和不断扬起落下的鞭子,让他感觉到无比的温暖。

我们都知道海伦凯勒,她听不到声音,可是她针对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写过一篇文伟大的评论。她用手放在音箱上,随着节奏旋律所产生的振动,用触觉去听,在写出她的感觉。她证明了人类的感觉是可以互相转换,听觉不只是听觉,也可以变成触觉。尤其在汉文系统里,任何一个声音都是有质感的。

20180418 孤独六讲128

当语言不具有沟通性时,语言才开始有沟通的可能。孤独是不孤独的开始,当惧怕孤独而被孤独驱使着去找不孤独的原因时,是最孤独的时候。同样的,当语言具有不可沟通性的时候,也就是语言不再是以习惯的模式出现,不再如机关枪,如炒豆子一样,而是一个声音,承载着不同的内容,不同的思想的时候,才是语言的本质。

文学不应该那么自私,文学应该关心更多人的生活,走向社会的边缘,去抨击不正义不公理的事情。

那么,为什么革命者大多数失败者?为什么不把革命者这个角色给成功的人?因为成功的人走向现世和权利,在现世和权力中,他无法再保有梦想。

20180419 孤独六讲 153

一旦革命成功,便不可能再是诗。

革命者本身包含着梦想的完成,但是在现实中,一旦革命成功,梦想不再是梦想,必须落实在制度的改革以及琐琐碎碎大大小小的行政事务上,他便不可能再是诗。

我当时隐约觉得,如果革命者不是因为充分认识自己而产生的自觉,革命会变得非常危险。

夕阳明灭乱山中,落叶寒泉听不同。

已忍伶俜十年事,心持半偈万缘空。

谭嗣同

文学有时候会看到一些边缘的东西,不一定是在当代论断。

安那其主义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梁山泊,你自己知道内心里那个反叛的角色,永远不被收买,永远不被收编。

20180423 孤独六讲173

我想,我们可以把暴力分为两种,一种是合法暴利,一种是非法暴力,我们都在鼓励合法暴利。

我相信在我们的文化中,尤其是知识分子,始终不敢赤裸裸的去谈暴力的本质,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这个部分变成最大的禁忌,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对暴力美学不曾有过向洋往。

野蛮到底是什么?如果暴力是一种野蛮,我们的矛盾即在于人一旦没有了野蛮和暴力,以为那就是完美的人性了,实情却恰恰相反,人反而开始失去生存的力量。

大概是了解到人类文明的发展,对于暴力的评价就是两极的,你希望他不存在,又不希望他真的消失。

现在的电影有两个分级的标准,一个是性与色情,一个是暴力,这两样绝对是人类跨入文明的两大禁忌,也就是人类“想要又不敢要”的东西。

性被拿出来讨论的机会越来越多,可是暴力始终还没有,因为暴力很容易被归入不道德 野蛮而试图将其掩饰。

我们今天对“侠”这个字很有好感,喜欢看侠的故事,其实用另一种角度来看,侠就是当时的甲级流氓,登记有案,被秦始皇和汉武帝迁到都城就近看管。侠放在江湖里最危险,但收编之后,反而不危险,这是中央集权者的聪明做法。

20180425 孤独六讲206

暴力是很难检查的,因为暴力的形式会伪装成另一种感情,我故意用这个例子,因为爱和暴力是两种极端,却可能同时出现。

20180502 孤独六讲230

思维最大的敌人大概就是结论吧,任何一种结论来得太快的时候,就会变成思维的敌人。

我常常会觉得,当我站在讲台上碰到一个对抗的声音对立的声音怀疑的声音时,我会很珍惜这个声音,因为这个声音非常不容易,他同时在帮助我,使这个带着权威和暴力 站在讲台上的角色多一点弹性,不是单相指令的下达。

孙中山不是要告诉民众对不对 好不好,他要唤醒民众的思维,他知道若是民众无法思考,社会的繁荣强大都是假的,都将毁于一旦。

生命力和暴力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

哲学是面对现象的思考。

当99.9%的人说暴力是不好的,剩余的0.1%才说了“暴力…”大家已经开始骂他了“你没有人性,怎么会赞成暴力?”他可能不是选择赞成或反对,而是选择思考。

大家都在讲一样的话,电视里面的东西一直重复,即没沉淀也没有思维,通常对立会产生思辨,社会对立有了,思辨却无法产生,我们的对立只是为了打败对方,得到一个一致的结论,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20180504 孤独六讲 全书完

孤独感里还带点自负。你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是跟所有周边的存在,形成一种直观的亲密。

伦理孤独是当前社会最难走过的一环,也最不容易察觉,一方面是伦理本身有一个最大的掩护 爱,因为爱是无法对抗的,我们可以对抗恨,很难去对抗爱。然而,个体孤独的健全就是要对抗不恰当的爱,将不恰当的爱做理性的分析纾解,才有可能保有孤独的空间。

0
《孤独六讲》的全部笔记 151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