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的归来 9.1分
读书笔记 第七天:1997年4月27日,星期日
一字并肩摄政王

“艾萨克森或雅格布森或阿布拉姆森先生的眼睛一直盯着一份文件。我解释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为什么在这儿。我需要布卢门菲尔德先生的地址或电话号码。沉默。我又说,布卢门菲尔德先生认识我。那位官员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他依旧低着头,咆哮道:“你想干什么?” 我是不会作答的,除非他从那些重要文件中脱出身来。 他终于抬起了头。“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布卢门菲尔德先生骨折了,或者是出了其他什么毛病。他卧床不起,在休病假。而我很忙。” 我摔门而出,拼命压住一句骂人的话,但我真是怒火中烧。我走过门房,然后顺着巴尔赛斯库林荫大道一直走下去,回我的饭店。我想起塞巴斯蒂安在他的《日记》的某处提到,在面临困难时,人们会感到有必要与自己的共同信仰者在一起,同时也会感到接踵而至的失望情绪。”

作者发现这个地方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0
《流氓的归来》的全部笔记 2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