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爱我如初 7.4分
读书笔记 第52页
林间的猴子
少年时代的厉行,有点儿坏,有点儿痞,却很本真。而现在的他,身上除了有种内敛的静气外,似乎还隐含着一股杀气。这种气质让他显得很深沉,尤其在不笑时最为明显。而这样的厉行,让贺熹觉得陌生;这种陌生使她望而却步。 思绪被突来的铃声打断。看是周定远的来电,贺熹接了。等通话结束时,厉行居然躺在了沙发上。感觉到他今晚有点儿反常,贺熹过去拉他。厉行看起来很累,皱着眉说:“让我躺会儿小七,头有点儿疼……”说话的同时,以热烫的大手紧紧握上她的。 脆弱这种情绪,在贺熹印象里,厉行没有过。然而此时此刻,半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却不自觉流露出强烈的脆弱感,令贺熹心疼。 厉行在门外站了几个小时,其实是想当面告诉贺熹,他和夏知予没什么,自始至终都没有;他想说,知道她腿上受了刀伤他很心疼,可他不敢表现出来,怕她想起夏知予令她旧伤复发更拒他于千里之外;他想说,从X省部队回来后他不止一次去政治处看过她,可误以为她和萧熠恋爱的他不知该如何挽回那段遗落了六年的感情,所以始终不敢见她;他想说,那天在人来车往的街道上偶遇后,不知恐惧为何物的他整晚没睡,险些撞上她的画面不停地在脑海里回放,吓得他不敢闭眼;他还想告诉她,知道她给拉布拉多犬取名“黑猴子”,他愈发恨自己居然会傻到相信她的话,以为她和别人在一起了而离开那么久;最后他还想说,接到她说“一刀两断”那条信息的当晚,他母亲因癌症去世了……然而,高烧的厉行在昏睡时只反复地喃喃一句话:“原谅我好不好,小七…” 一句“原谅我”就轻易瓦解了贺熹所有的心理防线,忍了许久的泪滑落下来,滴在他衬衫前襟上,晕湿了纯棉的衣料,她任凭坚强的面具一寸寸碎裂。贺熹将脸贴在厉行胸口上,纤细白晳的后颈呈脆弱的姿态,她的 肩头开始战栗。

0
《若你爱我如初》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