摹仿论 9.6分
读书笔记 罗兰被任命为法兰克远征军后卫部队司令
然诺
查理大帝的整个地位是不明了的,虽然他有时做出了具有权威性的决定,但他仍似乎十分无能。作为整个基督教世界的首领和完美骑士的表率,他那举足轻重的、形同上帝亲王般的象征性地位与他的无能为力形成了奇怪的对照;虽然他在犹豫,甚至还流下了眼泪,虽然他隐约预见到未来的灾难,但他却不能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人们可以为这一切做出一些解释,比如采邑制封建社会里中央政权地位虚弱,查理大帝执政时期虽然还不致如此,但后来在《罗兰之歌》产生时期,这种局面已经形成。此外就像宫廷小说中某些国王形象一样,这也与半宗教、半传说式的想象有关,这种想象总是将伟大帝王的出现与受苦受难的精神和力不从心的性格联系在一起。可以肯定地说,在他的身上也有耶稣的影子(十二个门徒、犹大、预见而不加阻挡)。

第一百一十八页:

在表述这些观念时不加任何说明,它们是纯粹的论点:就是如此。一个句子说完了,便再不需要任何解释,不需要任何说明:“异教徒是邪道,基督教徒是正道”(第1015行)。——除了神的名字不同以外,异教骑士与基督教骑士的生活几乎毫无二致。异教骑士虽然常常被(部分是以离奇和象征的方式)说成邪恶堕落和可怕可憎,但他们毕竟还是骑士,并且他们的社会结构似乎也无异于基督教徒的社会结构。这些相似的情况深入到具体细节,突出地表明了所描述的生活范围是多么狭小。

第一百一十九页:

它就是它,就是一种适应范围极其狭小的、简单而又常常自相矛盾的并列排比句式。

第一百二十二页:

对于同一题目的变形重复是一种起源于中世纪诗歌的技巧,而中世纪诗歌又得之于古典修辞学,…。显然,无论是列举一系列同类事件,还是重提同一题目,都是其特征与句型中的并列特征相近的现象。不对众多事件进行叙述,而总是一再历数结构和进程类同的个别场景;不对某个情节做特别深入的描述,而总是多次重复同一个情节的开始;最后,不对一件发展环节众多的事件进行表述,而是一再回到事件的起点,再接着叙述各个环节或事情的动因。无论使用哪种方法都表明,作者总是尽量避免对事物做出理性的综述,偏爱停顿的、间歇式的、并列的及提前推后的叙事方法。

第一百二十三页:

《罗兰之歌》的节奏从未像古典史诗那样流畅。每一行都重新开始,每个段落也都重起炉灶。

第一百二十四页:

令人称奇的是全诗的整体感,也就是说,人物的举止被严格限制在他们活动于其中的规范之中,其思想、感情及激情只能通过这些诗句得到宣泄,这些人物不知道还有荷马作品主人公所具有的那种充分而周详的、承前启后的理性。同样,在这些人物身上也很少有自然流露的、奔放的、咄咄逼人的语言表达。

第一百二十六页:

在从形式上确定救世主时(正如神秘文学所表明的,这些救世主也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感人方式来表示),在几乎毫不动摇地、一再用顿呼方式重新开始的请求中,虽然有着强烈的激情,但这也是对上帝、世界和命运在一中狭小范围内的明确界定。

第一百二十七页:

…,通过对比我们可知,荷马作品能表达更为自由、更为强烈的恳求,虽然荷马的世界的确是有限的,但它展现的远远不只是呆板的顺从;一切都更没有把握,没有似乎可以确定神灵的先例。

第一百二十九页:

并列式组合用于古典时代低级文体的语言中,它多用于口头语言,少用于书面语言,喜剧—现实性多于崇高性。然而在这篇文章中,这种并列却是崇高文体,这是崇高文体的一种新形式,它的基础不是套叠长句和修辞格,而是众多并列的、各自独立的语言组合。在欧洲,由并列成分构成的崇高文体并不是什么新东西,圣经文体就具有这种特点。…《创世纪》那句话的崇高并不在于大量使用长句以及大量修饰格的点缀,而在于其令人难忘的言简意赅,因而这种简捷便有了某种能满足听众敬畏之心的深沉与神秘。正是由于省却了原因连接词而对所发生的事情进行单纯报道,这种报道不是让人进行联系和理解,而是让人惊讶地目睹,这是一种没有勇气去理解的目睹,正是这种省略和单纯的报道赋予这个句子以崇高。然而武功歌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第一百三十页:

《罗兰之歌》的描述对象范围狭小。对于书中的人物来说,没有什么原则的问题值得怀疑。生活中的一切秩序以及来世的秩序都一清二楚,不可更改,以程式化的方法确定下来。…但这个空间狭小而呆板,因而几乎不可能产生疑难问题乃至悲剧;没有称得上悲剧的任何冲突。
保留下来的古日耳曼史诗中也存在着并列组合。这些史诗着重表现了好战的贵族伦理道德,对荣誉、礼仪和作为上帝裁判手段的战争有着严格的规定。不过这种史诗给人以完全不同的印象。它的语言单位彼此联系较松散,事件的周边环境和上天无比宽广,人物的命运更加神秘,社会结构也远不那么稳固。从《希尔德布兰特之歌》到《尼伯龙根之歌》,这些最著名的日耳曼英雄史诗的历史氛围取自蛮荒而地域辽阔的民族大迁移时代,而不是取自已定型的高度发展的封建社会,因而具有更大的广泛性和自由,民族大迁移时代的日耳曼素材没有能够进入高卢罗曼语地区,或者说这种素材没能在那个地区扎下根来,而基督教对日耳曼英雄史诗也几乎还没有产生什么影响。自由的、直接的、还没有固定形式的力量要强大得多,而人性的根基至少在我看来也扎得更深。不能认为日耳曼英雄史诗像《罗兰之歌》那样没有反映问题

第一百三十一页:

和缺少悲剧性:希尔德布兰特比罗兰更具有人性和悲剧性,与罗兰和甘尼仑之间的仇恨相比,《尼伯龙根之歌》传说对冲突的描述不知要深刻多少倍!

第一百三十二页:

世界变得又小又窄,在这世界上只有唯一一个固定不变的、事先已经有了答案的问题,人们只需说出这个正确答案即可。…剩下的一切,其他的一切,具有无数可能性、无数画面和无数层面的广袤无垠的外部世界和内心世界,都被遗忘了。毫无疑问,这不是日耳曼式的,我觉得,也不是基督教式的,至少不是基督教的必不可少的原始形式。它产生于各种前提条件之中,与种种现实有着关系,它过去和后来都证明自己具有无与伦比的灵活性、丰富性和多层次性。这种狭隘几乎根本不可能是原本就有的,它包含了太多各种各样的继承成分,这不是狭隘,而是变狭窄了。这就是我们在前一段中说过的古典后期的僵化和蜕变过程。

第一百三十五页:

《圣阿莱克西行述》是一系列自成一体、相互之间联系松散的事件,是选自一个圣徒生平的相互间独立性很强的系列画面,每个画面都包含着丰富的表现力和简单的神情。… 每个画面都仿佛有着自己单独的画框;每个画面里都不会发生新的或意想不到的情况,都没有使事件向前发展;各个画面之间的中间地带是空白,没有任何神秘和深沉,什么也没有发生,什么也没有酝酿,没有让人在战栗的期待中凝神静气,没有出现在圣经文体中有时见到的那种令人遐想的停顿,各画面之间是一种平缓、苍白、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时段,这种时段有时只是一瞬间,有时是十七年,有时根本无法确定。事件就这样分解在一系列画面之中,就好像化整为零。

第一百三十六页:

场景瞬间的神情所具有的活力足以使这一瞬间具有道德表率的作用。…这种寓意传统起着不小的作用,它使事件之间失去了横向的历史关联,加速了一切秩序的僵化。

第一百三十七页:

各种人物犹如被并列的排放在古典时期的一具具石棺上。他们不再具有真实性,而只具有意义。…让事件脱离横向关联,让每一个小事件都独立存在,把它们都绷在一个呆板僵化的框架内,使它们在框架内具有色彩鲜明的神情,从而使它们具有说服力、示范性、典型性、重要性,让“其他”的一切都显得无足轻重。显而易见,现实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极其狭小的一部分,被秩序模式紧紧套住的一部分,才会直观地表现出来。但这部分毕竟表现出来了,这说明,僵化过程的高潮已然过去;正是在那些被独立分隔的一个个画面里可以找到生动表达的萌芽。

第一百三十九页:

首先是俗语作者看到了活生生的人,找到了使并列句具有诗的感染力的形式。那种贫乏的、慢慢渗透的、单一事件的接连叙述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间歇式的、提前推后的、处处可见强劲开头的分节形式,这是一种新的崇高文体。

第一百四十一页:

显然这种僵化的过程在古典后期文化从未占据主导地位的国家,即日耳曼语国家中影响最小;在罗曼语国家中这种影响要大得多,在那里出现了真正的冲撞。在这些国家中,法国最具日耳曼特色,最早开始摆脱僵化过程,这也许并非偶然。
在我看来,欧洲中世纪的第一个崇高文体产生在每个过程都用生命充实的那个时刻。因此这种文体可以表现各式各样的、非常真实的场景,在这些场景中,只有少数人彼此对立,突出的是一个短暂过程中的神情和话语;出场人物并列和相对而立,没有多少活动余地,每个人都各自独立,与旁人毫不相干;人物所说的从来都不是对话,永远是一种庄严的表白。…对于生活的真实来说,这种文体无法

第一百四十二页:

并且也不可能向纵深发展;它具有时间、地点和社会等级的局限性;它形象化和理想化地简化了过去。

第一百四十三页:

这种史诗虽然表现的仅仅是封建社会上层的事迹,但它毫无疑问也是面向大众的。这一点显然可以这样来解释:虽然在不同阶层的非僧侣教徒之间经济和法律地位相差悬殊,但这些人受教育的水平没有根本区别。此外,人们的理想观念也是一致的,或者至少可以说,除了骑士英雄理想以外,其他尘世理想观还未体现在文字和形象上。

第一百四十四页:

事实上,英雄史诗即便有歪曲和简化历史的情况,但它能使人回忆起历史的真实情景,至少在这个意义上它是历史,而且史诗中的人物形象也始终具有历史—政治作用。宫廷小说放弃了这种历史—政治特点,因而它与现实世界之间完全是另外一种关系。

0
《摹仿论》的全部笔记 5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