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分心:初学者的正念书 7.9分
读书笔记 进入
心谷

气息总是不间断地进出你的身体。我们在每次入息时吸进空气,又在每次出息时将它还给世界,生命就在这一呼一吸间得以维系。铃木俊隆将这一气息持续进出身体的现象形容为“一扇旋转之门”。

是谁在呼吸?若你认为是你在呼吸,这不过是你的个人想法罢了,虽然我们总是在说:“我在呼吸。”当然,你的确是正在呼吸。但让我们面对真相吧!若真是由你在令呼吸持续发生,很可能你早就死了。你恐怕会因各种事务分心而忘掉呼吸。然后,哎呀,糟糕,死掉了!因此在某种意义上,不管你是何许人也,“你”都未被准许去为体内的呼吸负责;是脑干在精心照料它,我们体内许多重要的生物功能都是如此,例如心跳。当然,你可以对它们的发生过程施加影响,特别是呼吸,但若认为是我们在执行此功能,则有失公正。事实上,呼吸发生的过程要来得神奇奥妙多了!

我对“正念”下的操作性定义为:有意识地于每个当下,以不带评判的方式持续进行观照。

心的存在模式。从“行为模式”切换到“存在模式”。我们把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做事”;赶着完成任务,一件事紧接着另一件事,不然就是几件事同时处理——试图在同一时间兼顾多项不同任务。生活常常过的紧张不已,让我们极度渴望突破当下这个时刻,迅速迎来未来的某个美好时光。我们在白天核查代办事项,晚上累瘫了倒在床上,隔天早上又爬起来开始相似的一天,日复一日。我们被人际间成长过速的期望所驱使,很大程度是由于人们对电子产品的依赖,它们随处可见,使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于是,本就紧张的生活如今更加恶化——如果这还能被称为“生活”的话。稍不留神,我们很可能会变成“做事的人(human doing),而不再是“存在的人(human being)”,而且不再记得自己究竟是谁,为什么做出这种种行为。

经证实,正念减压可积极影响大脑处理压力的方式,能够转换前额叶皮质中的活化区域——从右侧转化为左侧活化,这将更有效地促进情绪平衡,同时人体免疫系统机能也随之增强。

“佛陀”此名号在巴利文(佛陀教法首次被书写下来的语言)中的意思即为觉醒之人。觉醒于什么呢?觉醒于真实的本质,觉醒于从苦中解脱的潜能。

在觉知中安住乃修习之精要。正念的任务和挑战即是:允许经验如实存在,不试图改变,也不迫使它有所不同。无论何时,发生何种经历,最重要的都是觉察。不管你是否希望这件事发生,不管它是否令人愉悦,关键都在于你能否在当下创造一个觉知的空间。当你下意识地想要转身逃开,或试图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时,能否先让自己回到这份觉知中安处一会儿,即使只有一口呼吸的时间,哪怕只是吸一口气。不管当时你是在禅修还是在过日常生活,安住于觉知都是修习之精要。一旦这种状态稳定下来,生活本身就变成了禅修。觉知是我们本自具足的,是人类存在的一个重要面向,可我们却那么不了解它,往往在最需要它的时候,却感到无能为力。

通常,大部分人的脑中都是在“想(thinking)”,不断地想,用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不停地思考。我们的默认设置似乎被设定为“思考”,而不是“觉知”。

一旦你坐下或躺下开始禅修时,马上会发现,心似乎有自己的生命:它会一直一直地想事情、沉思、想象、计划、预测、忧虑、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么、回忆、遗忘、评估、反应、自己编故事。就像一条永无止境的活动之流。如果你从不曾敞开心胸无所作为,让自己这么自处一会儿,你恐怕都不曾留意,心境是这样运作的。

以上这些都是“思想流”做出来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仔细观察、逐渐熟悉和了解自心,否则我们会被脑中的思想完全主宰。不仅如此,这些思想还会为我们的行为、感受、以及我们所关心的一切加油添醋。

初学者在开始时就应了解:禅修要你与思想做朋友,无论心中生起什么,都在觉知中温柔地包容它们。禅修绝不是要赶跑你的想法,也不是要试图扭转它们。禅修并不是教你什么都不想,也不是要你压制那些时而烦躁、时而振奋的念头。

藏族人有时将思维过程比作水面上的书写,有着空性、非实存、稍纵即逝的特性。

其实,我们不必太过相信头脑中的想法,甚至不要认为这些念头是“我们的”。念头不过就是念头,在觉知的场域中,它们只是来去匆匆的事件,有时可引发洞见,有时又会带来负担。它们究竟是生活的助力还是纷扰,全在于我们与它们之间的关系。当我们不再无意识地将思想个人化,进而相信它编制的故事;当我们允许思想被觉知,甚至还产生了几分好奇;既然它们都是虚幻不实的,怎会具有如此威力?这个时候,我们就有可能超越思维的习性,如其所是地关照念头,保持了然于胸的觉知。我们不再总是预设事情应该如何,而只是如其所是地纯然行动。

当我们身陷“思想流”,被各种想法拽着走时,如果相信这些想法就是我们自己的,那可就真的难以自拔了,一旦我们认同了这些人称代词,将外在或内在的境况都当做“我”或“我的”,自此,无尽的执着便开始了。我们把这种习性成为“自我中心化”,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倾向,一位世界都以我为中心旋转。

佛教教法四十五年,据说他本人曾说,所有的教诲都可归结于一句话:“一切都不要执取为“我”和“我的””。

更准确地说,是不再紧抓着自己不放。如此,我们便不再是无意识的,我们完全可以跳出自我中心与自我认同的习性。若能敞开心胸重新审视自己,我们将会发现,是那些思维习性扭曲了事实,创造了幻象与错觉,最后将我们牢牢束缚。

如各位所知,我们几乎从未接受过“觉知”的系统教导,因此不容易认清觉知。

如同人类天生具有思想、感觉、视力一样,觉知亦是人类天赋的能力,但它确实一个亟待开发的能力。

0
《不分心:初学者的正念书》的全部笔记 1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