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希圣的前半生 8.6分
读书笔记 第126页
NADPH

就总体来看,关于“和平运动”陶希圣在认识上是清醒的,行为上却是游移和犹豫的,两者间存在着极大的矛盾。对此,陶希圣解释为:“希为一易于妥协之人,况随先生十有四年,岂宜轻去。”他的性格使他在从事“和平运动”的过程中,思想与行为发生了分裂,不知该如何走下去。对此,他形象地说:“臂如甲乙丙三人去一二三三路。甲一往无前掉头而走,其必达矣。乙亦然。独丙走一路而半又走二路而半,最后复走三路而又半途中止,此则三路竟无一可达。”其实,陶希圣的半途而废充分说明“和平运动”是行不通的,道理很简单,就如他自己后来说的:“汪先生及周梅诸君的错误,就是失去了民族的壁垒,他们走进了日本军队宪兵的后方,想在日营里面和日帅讲和,且幻想可以得到独立自由的条件,成立自由的政府。一念之差,避至于不可救药。”他自己差点儿也是这样。

0
《陶希圣的前半生》的全部笔记 46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