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价值投资(修订版) 8.5分
读书笔记 序
拥有自由

以价值投资方法精选值得投资的股票,用周期投机理论指导买卖时机,在中国证券市场中打一套自成一体的“巴(巴菲特)索(索罗斯)组合拳”。

但本意的投机一词speculation,其实源自拉丁文的speculari,是指古代的烽火台。投机者speculator则是指预先发现了危险并做出了适当反应的人,完全是个褒义词。 2007年8月上证指数5000点左右时,国内A股市场人声鼎沸,热火朝天,我庆幸自己成为那一小撮“发现了危险并做出了适当反应的人”,用我所理解的索罗斯市场自强化理论对当时的形势做出了适当的判断,卖出了全部股票,运用同样的判断原理,我在等候了一年之久后的2008年8月,重新回到A股市场。在不断下跌中完成建仓任务后,我再次选择了与2006年时所做的完全一样的事:等待。

2006-2007年, A股迎来了历史罕见的大牛市,我在巨大浪潮中全身而退,写下了自己理解的“中国式”价值投资。此后便是A股的漫漫熊市。2014年,我将自己从旅行和投资中悟到的经验汇成新书-《投资是一场长途旅 行》,预言牛市的征程已经悄悄开始。 蛰伏八年之后, 2015年的股票市场热闹非凡, 2015年上半年,牛市下半场,A股市场在不动声色中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众人狂欢,然而很快又开始治疗灾难后的伤痛。

2010年,我认为银行股七八倍市盈率已经很便宜了,可是它在涨上去之前竟然又跌了四年。

炒股不炒市 多数A股股民看上证指数来炒股。当指数涨势凌厉的时候就心痒痒,觉得手上的股票也应该大涨。其实,手上的个股表现可以和指数完全背离。比如上证指数上涨的时候,你手中上证50板块的股票不涨反跌。对又好又便宜又滞涨的股票,你根本不应该卖掉而应该再买,因为你手中的股票又好又便宜,在某一时期又跑输了指数,未来再涨回来的概率更大。又比如,上证指数下跌,你手中的创业板股票还快速上涨冲顶,股价明显脱离基本面,这时,你应该把创业板股票卖掉。 持有那些便宜又有确定成长性的蓝筹股是我的不二选择。我出手的都是低估值、未来5~10年能持续成长的公司,这些股票大多数都是金融股和品牌类消费股。

新三板没有涨跌停板。

1993年下半年开始的熊市。

回归前后的香港,亚洲金融风暴,1998年市场一开盘即跳空跌去千点,不到两年时间,香港恒生指数在1999年底就又创出了亚洲金融风暴后的新高。

2000年之前A股涨幅巨大,但B股几乎一直未动,同一家上市公司的A股、B股存在巨大价差。有好友告诉我,同股同权的应该买便宜的,但我未明就里, 目然没有留下强烈的印象,也基本上没有重仓参与B股。等到2001年B股对内开放后,这位朋友全身而退,我发现他两次重仓头到了林奇所说的tenbagger (能涨10倍的股票)的B股。错过B股这班车后我开始反思,机会其实一直在眼前,为什么我没有把握住?

2003年互联网泡沫后,"9.11"事件、伊拉克战事,再加上“非典”的最后一击,恐慌弥漫的香港股市上到处是价格诱人的便宜股票,同股同权的A股、H股之间出现了巨大价差,许多大型蓝筹股的PE (市盈率)竟然都跌到了个位数,机会真是特别多。我再次好运地买到了“世纪大底”附近(香港恒生指数最低跌至8300点)。

2005年,我重新回到一别五年的A股市场。这一年“五一”前夕启动的股权分置改革,等于让A股市场的整体PE迅速打了个7折,使A股市场出现了久违的估值“洼地”,部分股票,的性价比开始比香港市场的更有吸引力。同年7月21日启动的人民币浮动汇率制等于为日后人民币升值预期对金融、地产股的影响埋下了金种子,我早在2006年初就研究清楚了这一蝴蝶,效应的因果关系,并在同年底的博客上公开了观点。这一次从一开始,我在A股市场就只买了两只当时没有人喜欢的白马股:招离银行和万科A, 2007年5月,我又买入T中信证券, 2006-2007年是历史少有的大牛市,两年间我持股不动。2007年8月,上证指数接近5000点,我判断市场离新的平衡点被破坏的日子可能不远了,于是卖出了仅有的三只A股,分别获得了1000%, 500%, 100%以上的投资回报。 2008年股市下跌到2700点后,我在A股市场又找回了当年香港两次股灾后的市场感觉。我重新在大众恐慌情绪不断加重的A股市场满怀信心地进场买入,越跌越买,到2000左右重仓持有。这个过程中,市场仍在继续下跌。但我确信:好东西,那些低价卖掉它们的人,迟早会回头在更高价抢着再买回去。

0
《中国式价值投资(修订版)》的全部笔记 8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