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巴纳德的堕落 9.0分
读书笔记 The Judgement Seat
丛林宜歌
一个寿终正寝、声望高卓的哲学家当着上帝的面坦言他不相信上帝的存在。光这句话倒不至于扰乱万王之王的平和心境,他肯定一笑了之;但是哲学家或许不太公平地利用了地球上正在发生的不幸事件,问他:假如他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他要如何才能不在他的“全能”和“全善”间看出矛盾来?
“没有人能否认邪恶的存在,”哲学家尖锐地指出,“那么,如果上帝不能阻止邪恶,他就不是万能的,如果他可以阻止,但又没有阻止,那么他就不是全善的。”
这段论证对于全知的上帝来说,自然早就听过,但他一直拒绝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实际情况就是,虽然他无所不知,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还没有想到。即使是上帝,也没法让二加二等于五。哲学家还在乘胜追击,而且他们最惯用的一招就是从一个合理的前提做出无法证明的推论来——他的最终结论在这个场合显然是荒唐的:
“我无法相信一个不是全能和全善的上帝。”
0
《爱德华·巴纳德的堕落》的全部笔记 63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