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与六便士 8.6分
读书笔记 50
书洵
我总有一个想法,有些人没有出生在他们应该出生的地方。偶然的机遇把他们抛进某种环境里,可是他们对自己并不知道的家园却总有一种怀恋。他们在自己的出生地是陌生人,他们童年时就认识的有繁树遮阴的小巷,或他们曾在其中玩耍的热闹大街,始终是路过的地方。他们在亲人中间可能一辈子都是异乡客,身处他们熟悉的景物中却可能一直无动于衷。也许正是这种陌生感促使人类远行,去寻找他们能依附的某种永恒的东西。也许某种根深蒂固的返祖性促使流浪者远行,回到祖先们在朦胧的历史发端离开的地方。有时一个人碰巧找到一个他神秘地感觉他归属的地方。这里是他追寻的家园,他将在从未见过的景物当中定居,在从不认识的人当中生活,仿佛他从出生起就熟悉这些人似的。在这里他终于找到了平静。

一种对于旅行、冒险的渴望的描述。“没有出生在他们应该出生的地方”的那些人,如同后文提到的有医学天才却抛弃前途,不管不顾地定居亚历山大的阿伯拉罕,他们的作为在世人眼中往往是癫狂的,连得了好处的亚力克都直言“假如事情不牵涉到我本人,我会为他浪费生命而感到遗憾。一个人竟然把生活弄得一团糟,似乎是很糟糕的事”。

社会习惯性地把生活的外观作为评判处在里面的那个人是否成功的标准,却很少关心内在如何、精神世界如何。

我不明白“成功”一词的定义到底如何才能够称为精确,是应该以社会认同作为标准,还是应该依照内心满足程度?但至少可以肯定,快乐是不可能被他人眼光定义的。

0
《月亮与六便士》的全部笔记 2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