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足 8.5分
读书笔记 译者的话
杏子🌈
“缠足“是个相当奇特的历史题目,对于这项在传统中国延续了数百年的文化实践,我们的认识,却是从数落它的“罪孽”开始的。19世纪末以来,在国族主义巨型论述的笼罩之下,中国的知识分子和权力精英,纷纷透过种种规范性的二元对立命题(“野蛮/文明”、“压迫/解放”等等),集体塑造了一种盖棺论定式的认知典范。按照他们的逻辑,缠足是野蛮习俗,起于“污君独夫民贼贱丈夫”的父权封建专制,不但缠足妇女深受其害——“缠了足,便是废物中的废物”——而且,还败坏国族形象,招致“外人野蛮之讥”,牵累国族存续,使国族面临“澌灭之厄”。②
②“污君”语出梁启超,《戒缠足会叙》(1896),收入李又宁、张玉法编,《近代中国女权运动史料》,下册(台北:传记文学,1975),第841页;“废物中的废物”语出胡适,《敬告中国的女子》(1906),《胡适文集》,卷九(北京:北京大学,1998),第421页;“野蛮之讥”语出康有为,《请禁妇女裹足折》(1898),收入《近代中国女权运动史料》,上册,第510页;“澌灭之厄”语出金一(金天翮),《女界钟》(1903)(上海:上海古籍,2003),第16页。所谓的“废物”,胡适这么“定义”:“大凡女子缠了脚,不要说这些出兵打仗做书做报的大事情不能去做,就是那些烧茶煮饭缝缝洗洗的小事情也未必人人能做的,咳!这岂不是真正的一种废物么?”(《敬告中国的女子》,第420页)。

0
《缠足》的全部笔记 17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