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读为养 评价人数不足
读书笔记 随记
秋可洛夫斯基

《世界是人心的镜像》

郭文斌的小说,有乡土般的淳朴质地,也有短文学特有的纯粹和干净。他写了忧伤,但不绝望;他写了苦难,但不自苦;他写了小地方的情怀,但不狭窄;他写了美好的真情,但不做作。他的短篇,真的是一刀切下去,一切就清晰地显示出来了。文字不冷,带着温暖的色调,同时会让你和作者一起去怀想天真的童年、烂漫的往事。这是一个有根的作家,他的作品,从大地中来,有故土的气息,同时又对生命饱含正直的理解。他以自己那通达而智慧的心,打量世界,所发现的,往往是别人所难以发现的自得和优美。
《吉祥如意》并非郭的最好小说,却依然洋溢着一种清新,温暖的力量,《吉祥如意》写的这种香和美,是从生活中长出来的,它不是观念,而是藏在一株草,一滴露珠,一条花绳,一个眼神,甚至一声叹息里。人的心里存着念想,就能从世界闻到香,看到美,因为世界就是人心的镜像。从心里发出的香,是真香;从心底长出来的美,是至美。
《吉祥如意》一家子,心里存着感恩和欣喜,不是因为他们生活富足,而是他们最大限度地享受了生活的馈赠,他们发现者生活中的惊奇和美好,他们在一种单纯中,被香和美所溶解。就这样为我们写出了一种值得珍重的人世。中国当代文学惯于写黑暗的心,写欲望的景观,写速朽的物质快乐,唯独写不出这种值得珍重的人世。 漠然或许正是这个时代的精神病。多数的人,不仅在苦难面前麻木,在美好生活面前变得淡漠,因为他的心已经向这个世界关闭。生活成了苦煞,成了无休止的自我折磨——文学也成了苦煞和自我折磨的写照。郭的小说,心里好像投进了一束亮,原来心一旦打开,这个世界也是有美好事物,也是值得珍重的。
这个美,我把它称之为人情之美,以优美的人情书写天道人心,这是中国文学自古以来的伟大传统,正因为如此,王国维才说《红楼梦》写的是“通常之人情”,最动人的,写的正是一种人情,一种优美的人情,即便是贾宝玉和林黛玉所追求的的心心相印的知己生活,也藏在一种值得珍重,留恋的人情之中。在中国人看来,人情就在世俗之中,天道也隐于日常生活里面,一个作家,若把人情和世俗生活写透彻了,他也就把世界了悟了。郭的小说,写了人情之美和人心中那些纤细,单纯的感,继承的其实是中国传统文学的写作底子,同时他的语言和叙事,又有一种现代感,是对民间生活的回应。

《向下的,慢的》

诗歌的另一个向度更为重要:向下。故乡在下面,大地在下面,一张张生动或麻木的脸在下面,严格的说,心灵也在下面—他绝非是高高在上的东西。

他的心灵和身体都和这土地,这个城市融会在一起,他的内心,肯定积蓄众多深沉的,来自大地和城市内部的力量,他需要表达。写作的耐心,就是语言的耐心,叙事的耐心,精神的耐心,在我们这个以加速度前进的全球化时代,耐心已经成了人类生活和写作中的稀有品质。时代在追求日日新,写作在很多人的心目中,似乎也是为了新,变化,革命和标新立异永远是文学的时髦,没有人关心我们脚下那些基本的事物,不变的精神,仿佛时代的加速度,必然导致审美的加速度。我不这样认为,真正的写作,在内在精神上,应该是减速的,它和这个以加速度前进的时代刚好背道而驰。但文学应该与速度相对,文学史慢的历史。荷尔德林说,文学是为存在作证,但存在的基本永远是那些不变的,基本的事物,也就是慢的事物。 他以语言的耐心,对抗审美的加速度;他用慢,留住和展现了一个城市长期被遮蔽的灵魂——灵魂和大地,都是这个世界上最慢的事物。《重庆书》不过是希望重庆身上的慢的品质不致失传而已。

《一个城市的是个面相》

0
《抱读为养》的全部笔记 5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