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1937-内战与危机-中国近代通史-第八卷 8.7分
读书笔记 第8章 华北事变与救亡运动的兴起
Mr-鱼鹰

1.华北事变 (1)日本的野心 1935年,日本军部试图利用华北地方实力派与南京中央政府的矛盾,策动华北五省脱离中央,实行自治,进而造成类似于“满洲国”那样在日本势力控制下的“华北国”,甚至于“蒙古国”; (2)南京政府的妥协 南京政府为阻滞日本的侵略步伐,争取更多的时间,不惜屈辱地将中央军和国民党省、市党部全部撤离了平津地区,并批准成立了一个由地方实力派控制的半自治的冀察政务委员会; 2.救亡运动兴起 (1)“一二·九”运动 华北事变后,中共北平地下党人趁机推动激愤的青年学生发起了“一二·九”爱国学生示威游行; “一二·九”运动掀起了救亡热潮,各种救亡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随着全国各界救国会的成立,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呼声已逐渐成为国人的共同愿望; (2)国民党对日态度的强硬 与此同时,蒋介石对日态度也开始逐渐地强硬起来了; 蒋介石在国民党五全大会和在五届二中全会上关于“最后关头”和“最低限度”条件的说明,表明受到华北事件的刺激,国民党对日本的妥协退让将要走到尽头; sec1 “何梅协定”、“秦土协定”的产生及其背景 一、日本军部分离华北的计划与实践 1.分离华北的计划 (1)军部掌权 日本军部已经在实际上左右了日本的政治,在军部的压力下,日本于1933年3月公开退出了国联,进而又于1934年9月公开宣布废止《华盛顿条约》 (2)对华北目的 日本军方一方面欲进一步侵占中国的华北各省,以巩固其对中国东北的控制,而试图利用华北地区中国将领与南京中央若即若离的关系,软硬兼施,不战而达到建立傀儡政权、分离华北的目的; (3)对华北政策 1934年12月7日,日本陆军、海军、外务三省官员经过协商,最终制订了《有关对华政策的文件》,确定日本对华北的目标是要形成南京政权的政令不能贯彻于华北,华北五省或者独立,或者自主,或者以河北省为中心建立自治地带,或者设立局外中立裁兵地区; 2.“察东事件” (1)发生 1935年1月,关东军制造了“察东事件”,迈出了分离华北计划的第一步; 日本策动伪满自卫团与中国守军发生磨擦,然后借口宋哲元部侵犯了“满洲国”国境,要求其马上退出沽源至独石口一带; (2)结果 为避免更大的冲突,北平军分会委员长何应钦要求宋哲元在长城外应力避冲突,不给日军借口,将部队撤至长城以内; 最终双方达成口头协议,中国守军退出了长城以东地区,日本关东军在事实上分离了察东地区; 3.河北事件 (1)发生 1935年5月亲日的天津《国权报》社长胡恩溥和《振报》社长白逾桓相继被人杀害于天津日租界; 河北兴隆县黄花州一带自卫团的义勇军进攻承德受阻后退入“塘沽协定”中被定位非武装区的地方,且未被该地警察特警队驱逐和剿灭; (2)日本的强硬与国民政府的妥协 日本借此大肆骚扰,公开扬言要逮捕河北省政府主席于学忠和天津市市长张廷谔,深层次是要借此逐步将东北军和中央系统的势力从华北彻底驱逐出去; 为迅速化解危机,6月4日——8日,国民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满足日方要求; 6月9日,日方代表再至北平军分会向何应钦提出日方的4项要求,企图彻底驱逐中央系统的势力; 6月10日,汪精卫召集中央紧急会议,决定全面承诺日方所提的4项要求,国民政府亦马上发布了《睦邻敦交令》,试图以此来显示对日本和平之诚意; (3)蒋介石的强硬 中央军南移,意味着听凭日本分离华北,对此蒋介石一度坚决反对,蒋考虑再三,认为撤退问题实为最重要之关键,应决定拒绝,不能接受; 但何应钦已向日方作出承诺,蒋介石亦不得不接受了撤军的处置; (4)日本的进一步逼迫与何应钦被迫离开 日军坚持要何应钦出具一份书面的承诺,6月11日,日军送给何应钦一份由酒井隆参谋长于6月9日提出的“觉书”,要求何照抄一份盖章认可; 何应钦坚决不用文字和书面形式与日本签约,当即派人送还“觉书”,并急忙启程离开北平; 二、“秦土协定”与“何梅协定” 1.张北事件与“秦土协定” (1)张北事件 6月5日,关东军特务机关4人身着便衣前往张家口地区偷绘地图,途径张北县时被守军赵登禹部士兵扣留,送交军法处询问,随即被宋哲元下令释放,被拘8小时后即释放; 但该4人向关东军报告说他们受到了非法监禁;日方即于11日提出抗议,要求惩办直接负责人; (2)秦土谈判 张北事件发生后,南京方面于18日即免除了宋哲元察省主席一职,改由秦德纯代理,赵登禹部调离察省,但日本方面并不罢休; 6月23日夜,土肥原与秦德纯在北平进行了谈判,土肥原提出了日方的要求; (3)国民政府妥协与“秦土协定” 6月27日,北平军分会经过讨论,将与土肥原等交涉的内容,形成两封便函; 依照日方要求拟定的这一信函式的协定,27日上午即取得了日方的同意,是为“秦土协定”; 根据该协定,宋哲元、赵登禹等部均从察哈尔移驻河北,其退出之地域由张允荣等保安队维持,不久日本即帮助多伦伪军赶走了张允荣部,占领了察东6县; 2.“何梅协定” (1)背景 有了“秦土协定”的前例,7月1日,高桥再次携来日方起草的通告要求转何应钦签字认可; 该通告删去了中方避讳的“附带事项”一句,做了适当修改; (2)签订 7月6日,何应钦照日方通告亲爱书写一便函,寄往北平军分会,转交高桥,以结束此一事件; 此即日方后来所称之“何梅协定”; (3)签订原因 “何梅协定”和“秦土协定”的形成,明显是因为南京方面判断日方随时有采取直接行动、再度制造重大事变的危险,以退让谋暂时之和平; sec2 “华北自治运动”与南京的因应 一、“华北自治运动” 1.日本策动华北自治 (1)背景 日本想方设法促使华北当政者充当其拟议中的华北自治政权领导人,宋哲元在北方很有名望,且有过反蒋经历,日方对其相当看好; 9月21日,宋哲元正式就任平津卫戍司令; (2)“广田三原则” 10月4日,陆相川岛的《鼓励华北自主案》和外相广田弘毅提出的《关于对华政策的谅解》均得到了内阁会议的正式认可; 在会上,日本外务省、陆军省、海军省达成谅解,共同制定了《对华政策方案》,提出了对中国政府的“广田三原则”; (3)蒋介石的应对 听到日方的消息后,蒋介石迅速北上,去做阎锡山等人的工作,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南京,秘密会见苏联驻华大使,向苏联提议两国实行军事结盟; 日本策动“香河事件”发生后,步步紧逼,蒋介石急忙改变过去将事件局部化的做法,以免被日方在地方交涉中各个击破; 2.运动的加剧 (1)向宋哲元加压 11月8日,国民政府认命了新的北平市长、察哈尔主席,鉴于宋哲元所部已经基本上掌握了平津、河北和察哈尔的控制权,日方开始向宋哲元施加更大的压力; 土肥原向宋哲元提出了一份《华北高度自治方案》,限令宋于11月20日之前宣布自治; (2)策动群众运动 19日,在土肥原的策动下,所谓代表河北、河南、山东、天津等地各界人士的诸多团体,联名致电北平宋哲元、保定商震、山东韩复榘、太原徐永昌、绥远傅作义、察哈尔张自忠、北平秦德纯、天津程克、青岛沈鸿烈,要求开放政权,允许“自治”; (3)双方的拉锯 19日晚蒋介石得到情报称,日本内阁与元老等恐引起国际纠纷,不准行使武力,蒋介石当即电示宋哲元应立即停止与土肥原的谈判;宋听从了蒋的电令; 土肥原等人对此心有不甘,于11月24日策动冀东非武装区的殷汝耕宣布“自治”,成立了“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以此要挟宋哲元,要求其必须于11月30日以前宣布自治; 殷汝耕此举遭到了中国各界的强烈反对和指责,英、美两国亦表示严重关切,国民政府撤销北平军分会,特派何应钦为行政院驻平办事处长官; 4.冀察政务委员会的成立 (1)协商成立 12月3日,何应钦到达北平,次日即与宋哲元等正式商谈解决华北危机的问题; 5日,在得到蒋介石批准后,何应钦正式通知拟由宋哲元领衔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6日得到日方同意; 12月8日,宋哲元向何应钦提交了委员会成员名单,经协商增减后,国民政府于12月11日明令公布; (2)成立 12月18日,冀察政务委员会正式宣告成立,综理冀察平津两省两市一切事务; (3)影响 冀察政务委员会的成立,部分满足了日本人的愿望,但远没有达成日本方面策动“华北自治运动”之初所设定的那个分离华北的目标; 南京政府勉强达到了保住平津及河北的目的; 二、日本策动的内蒙古自治运动 1.蒙政会的成立 (1)背景 日本早有征服满蒙的野心,关东军于1933年完成了对内蒙古东部的征服; 此后,关东军便将内蒙古西部作为工作的重点,找到了代理人——锡盟的德王; (2)成立 1933年9月,在日本特务机关帮助下,德王在百灵庙召开第二次内蒙古自治会议,向南京政府提出实行高度自治的要求; 1934年4月23日,蒙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简称“蒙政会”)正式成立; 2.蒙古军政府的成立 (1)蒙古军总司令部成立 1936年2月12日,德王仿效成吉思汗大祭仪式举行蒙古军总司令部成立典礼,扬言要收复蒙古固有疆土,完成民族复兴大业; (2)军政府成立 1936年5月12日,“蒙古军政府”正式宣告成立; 由此,日本关东军所策动的内蒙古分离运动,或曰自治运动,已成为事实; sec3 “一二·九”运动与救亡热潮的高涨 一、华北事件与救亡运动的发展 1.“塘沽协定”后救亡运动的低潮 (1)原因 中日关系在当时形势复杂; 南京政府为谋求日本谅解而采取压制抗日活动和进一步加强独裁统治; (2)表现 1934年由共产党发起的由众多名流学者署名发表的《中国人民对日作战基本纲领》,未能在国内引起应有的反响; 1935年南京政府公开提倡“中日亲善”之后,特别是进一步发布《睦邻邦交令》之后,一切反日言论、行为及其组织都受到严厉禁止,各报刊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谈论御侮救亡问题了; (3)反抗 由胡适等人主持的《独立评论》发出了反抗之声,明确指责南京政府亲日而打压国内反日运动的行为; 2.华北事件后社会舆论的转变 (1)背景 1935年10月后,日本进一步策划华北自治运动,并在14月先行成立了第一个华北伪政权,同时公然逼迫华北地区国民党军政领导人宋哲元宣布华北自治; (2)救亡运动重显活力 华北事件使国人注意到华北数省又在布东北的后尘了; 一时间,北平、上海等地爱过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们,纷纷发表宣言和通电,坚决要求捍卫领土和主权完整,知识界的抗日救亡运动重又显示出新的活力; (3)舆论界的转向 华北事件使整个舆论界发生了改变,一段时间来甚嚣尘上的妥协主张又受到严厉抨击; 到1936年,统一问题重新又成为社会舆论的焦点; 由于中共加入到统一运动中,并提出了统一战线的主张和“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口号,中国的统一运动明显获得了更广泛的社会舆论基础; 3.中共的统一战线主张 (1)提出 中共的统一战线主张最早提出于1935年7-8月间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 1935年10月1日,中共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又称《八一宣言》),正式提出了实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 (2)“停止内战,一致对外” 中共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的宣传口号,在国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 随着华北事变的发生,人们自然对蒋介石坚持武力的安内统一政策更加心生怀疑,甚至连蒋介石也不能不想着寻求安内统一的捷径,谋求用政治的办法来解决共产党问题了; 二、“一二·九”运动及其引发的救亡热潮 1.“一二·九”运动 (1)背景 日军以武力威胁,步步紧逼,国民政府一退再退,委曲求全,北平成为日本占领地的危险已迫在眉睫;这刺激了大批爱国的青年学生; 恰在此时,北平中共地下党人看到了《八一宣言》,宣言给了他们自主发挥斗争策略的天地,使得他们得以放手组织民众运动; (2)北平学联的成立 中共北平地下党人在青年学生中宣传统一战线的思想,鼓吹团结御侮,全力推动抗日救亡运动; 由于华北事变造成了国人的激愤,一时间在学生当中的中共党员迅速成为政治的骨干与核心,并成功地联合北平各大中学晓的学生,组成了北平市学生联合会; (3)运动的酝酿 学联成立不久,北平就发生了日本鼓动的少数卖国分子发起的游行示威,要求实行华北自治; 学生们在北平学联的领导下,于8日在燕京大学召开了各校代表大会,决定次日组织学生到新华门向何应钦请愿; (4)运动爆发 12月9日,燕京、清华两校学生冲破军警的阻拦,步行到西直门外,但城门已被关闭,由此城外的学生未能进到城里参加请愿活动; 城内的东北大学、北平师范大学等上千名爱国学生依旧举行了请愿和示威,他们聚集到新华门前,派出代表向当局提出了反对所谓华北自治运动等6条请愿要求; 递交了请愿书后,学生随即举行了示威游行,一路高呼抗日口号,沿途的辅仁大学、北京大学等大中学校的学生也陆续加入其中; 清华大学救国会当天发出的《告全国民众书》写道:“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5)运动后续 几天之内,有70多所学校成立了自治会或学生会,多数学校在市学联的号召下宣布罢课; 12月16日,北平学联组织举行了更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反对即将成立的冀察政务委员会; 2.救亡热潮的高涨 北平的“一二·九”运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燃起了救亡运动的火焰; (1)上海救亡运动蓬勃兴起 12月2日,上海文化界名人邹韬奋、章乃器、陶行知等280余人联名发表《上海文化界救国运动宣言》; 1936年1月28日,上海各界救国联合会成立,当天即组织了新的示威游行; (2)全国救亡热潮的高涨 受北平、上海救亡运动的影响,全国各地的救亡团体纷纷宣告成立; 1936年5月31日至6月1日,在上海举行了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成立大会; 会议通过了《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章程》《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宣言》和《抗日救国初步纲领》等文件; 3.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与知识分子 (1)提出后的影响 一向与共产党来往密切并自觉站在共产党一边的左翼知识分子热烈欢迎该政策; 一向属于中间派知识分子左翼的大批知识分子,也迅速接受了共产党统一战线的政策主张,并与很快来到上海从事秘密工作的冯雪峰等建立了联系; (2)知识分子对中共的呼应 1936年7月15日,由沈钧儒、章乃器、陶行知、邹韬奋4人联名,系统阐述他们所倡导的救亡联合阵线主张的《团结御侮的几个基本条件与最低要求》一文,明显与《八一宣言》相呼应; 该文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反响; (3)中间派知识分子的疑惑 张东荪对中共提议的组织统一的国防政府的主张表示无条件地赞成与接受,但对中共是否真心愿意停止苏维埃的宣传与政策,承认南京政府为事实上的中央政府表示怀疑; 对此,中共表明了自己在中国没有完全驱逐帝国主义之前不实行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以及只要南京抵抗便会援助南京的态度; sec4 国民党五全大会与“最后关头”的提出 一、五全大会与“最后关头” 1.蒋介石系势力地位的提高 (1)汪派的失势 五全大会在整个人事安排中,十分明显地基本上排除了带有亲日色彩的人选,汪派因此也受到牵连,不仅五全大会中委选举遭遇惨败,在新中央和政府中也只剩下一个顾孟余; (2)蒋介石地位的空前提高 社会上对蒋的赞誉越来越多,五全大会第一次一致通过决议慰勉蒋介石;蒋系人马在新中央和新政府中基本上占据了党、政、军重要位置; 过去最主要的反蒋派,如阎锡山、冯玉祥、程潜等,如今对蒋之地位和大会结果再也没有过去那种极端抵触的态度,相反很诚意地表达了愿意拥蒋的态度; 五全大会通过了公开拥蒋的《确定救党救国原则案》; 2.蒋介石对日态度的逐渐强硬 (1)“九一八”后 自“九一八”后,蒋介石一直处于抗日有心、欲战乏力的状态之中; 蒋一度想要和日本开战,但尚未有机会实施其抗日设想,即被迫下野了; (2)“一·二八”事变后 “一·二八”事变后,第19路军奋起抵抗,蒋介石于战争打响50天后重掌军权,蒋一掌权即做了两国开战的准备,将全国划分为4个防区,一面借助于英、美干预,期望使日本暂时收敛进一步入侵的野心; 日本公开扶植“满洲国”后,蒋介石被再度激怒,一度开始设想与日本开战,并督促张学良力守热河; 热河轻易丢失后,蒋又亲自部署和发动了长城抗战; (3)为抗日做准备 蒋介石一直试图通过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办法拖住日本,使其不致很快发动对中国的全面入侵,以便争取时间做抗日准备; 在“剿共”战争取得初步成效之后,蒋介石就在秘密指挥兴建东南国防军事了; 他对经营西南尤其重视,并以“剿匪”为掩护大力建设西南地区,以便将其作为日后抗战的根据地; (4)华北事变后 华北事变后,蒋介石对继续阻滞日本的入侵步伐再也不存在什么幻想了; 除了在内部一直倡言抵抗外,这时他无论在内部还是在公开场合,都越来越多地表露出要与日本一战的决心; 1935年7月,蒋介石在当年防卫计划大纲中将全国划分为三道防卫区域; 1935年11月,蒋在一次公开的演讲中很强硬地提出中国对日妥协是有一定限度的,明确告诉周围的人他早有抗日的决心; 3.“最后关头”的提出 蒋介石在五全大会的政治报告中提出“最后关头”的说法; 大会接受了蒋介石提出的方针,并授予政府在不违背方针的前提下,“进退伸缩之全权”; 二、全面准备对日作战 从五全大会之后,国民党南京政府实际上已经开始了进入一个全面准备对日作战的阶段; 1.1936年国防计划大纲 (1)内容 不仅将全国划分为抗战区、警备区、绥靖区、预备区,还具体规定了预定战场的阵地设置; (2)实践 按照国防区域、战场划分和阵地设置的要求,南京政府开始投入较多的力量从事国防工事的构筑; 到1936年春季前后,大部分国防工事均已开始动工修筑; 2.五届二中全会与“最低限度” (1)成立国防会议 五届二中全会宣布成立国防会议,以蒋介石为议长,汪精卫为副议长,阎锡山、冯玉祥等30人为国防会议成员; 蒋介石明确宣布,国防会议的任务就是希望各地方的军事当局能够共同一致,来中央参加讨论,团结一致,共同负责来抵御外侮; (2)最低限度 蒋介石代表主席团在会上所作的报告,再度具体解释了中国在对日本入侵问题上妥协让步的最后底线,那就是让到“何梅协定”和“秦土协定”为止,再也不能退让了; 国民党五届二中全会一致通过了蒋介石的这个报告,其通过的宣言也强硬地表明了这个态度;

0
《1927-1937-内战与危机-中国近代通史-第八卷》的全部笔记 10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