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爱我如初 7.4分
读书笔记 第32页
林间的猴子
“大半夜不睡觉,跑到街上又唱又吼的,不怕被警察带走?"厉行在她面前蹲下,说话的时候,手掌自然地由发顶下滑,温柔地摩挲着她细嫩的颈项。 他的手修长却有硬趼,那种粗糙的温暖令贺熹有片刻的失神。 微扬下颌,她像小猫一样眯着眼睛,弯起嘴角轻轻笑了:“谁敢招我呀,不怕挨揍啊?” 贺熹一向是美丽的,可厉行却太久没见到这样明艳温柔的她,一嗔一笑间媚态尽现。他不能控制地弯了眉眼,掐掐她的脸颊,不无宠爱地问:不行了? “你才不行了呢!“她无辜地耸了下肩,目光狡黠得像一只顽皮的小狐狸,舌头都打结了还嘴硬地否认道,“六十五度的二锅头,一瓶都不在话下!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我都没尽兴呢。”话音落下,她娇憨地打了个 哈欠,然后皱眉。 到底还是分开得久了,厉行确实不清楚她的酒量,不过看样子今晚是没少喝。知道她酒劲上来了,他靠近她,动作轻柔地抚平她眉间的纹路,之后在她太阳穴上轻轻揉捏:“以后不许喝酒了,对身体不好。” 贺熹扬起白晳的颈项,看向他的目光明显缥缈起来,好半天才口齿不清地吐出四个字:“你管我呢。” 责备的意味那么明显,厉行自然嗅得到。对视须臾,他凝视着她灿若桃花的脸,低语道:“让我加倍补偿回来。” “你说什么?”眼神迷惘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醉意上涌的贺熹口齿不清地说,“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在柔和月光的映衬下,贺熹乖巧得像个需要被呵护的孩子。情不自禁地将她轻轻搂进臂弯里,厉行放柔了音调哄她:“听话,以后少喝点儿。” 或许是被厉行的柔声细语哄住,贺熹居然没有抗拒这个拥抱,反而顺势把小脑袋枕在他脖颈处,贴着他温热的皮肤,轻轻蹭了蹭。 久违的浓情依恋温暖得令厉行眼底瞬间闪过点点心碎的流光,抱紧贺熹纤瘦的身体,他轻吻她的发顶:“怎么会变成这样…”细听之下,语气竟有些哽咽。 一阵风吹过,贺熹下意识往他怀里缩了缩,嘟囔道:“好冷。” 顾不得平复情绪,厉行迅速扯下军装外套裹在她身上。正想拉她起身,贺熹抢先一步抽出手探向他的脸。 她的小手冰凉却异常柔软,触在他的皮肤上,那种好得不得了的感觉使厉行的心为之一颤。记忆里她也很喜欢摸他的脸,那个时候他逗她说:“就不能对自己要求严格点儿?看见帅哥就控制不住!” 她是怎么回答的? 他记得她小嘴一撇:“傻子才对自己严格要求,我对自己没要求!”说完微红着小脸凑过去,快速在他侧脸上亲一下,见他惊讶的表情,为掩饰羞涩故意板起小脸说,“干吗,我还亲不得你了?” 他就笑了,在她跑开前将人捉进怀里,俯身吻住。 封存的记忆如开闸的洪水,铺天盖地而来,甜蜜得令厉行唇角笑意渐浓。当她的小手缓缓移到他发顶时,他终于笑开,口是心非地微微嗔道:“又乱摸,发型都被你摸乱了。” 清瞳内浮起暖暖的笑意,贺熹仰头,以柔软的目光流连他的五官:“这么短,都没鸟毛长,和尚发型啊!”白藕玉臂缠上他的脖颈,她笑得憨憨的,“不过还是很帅的…” 鲜活无比的眉眼令寂静的暗夜都变得璀璨耀目起来,厉行微笑着探身,亲呢地贴了下她的脸频,像哄孩子一样柔声哄道:“小七乖,我们先回家,好不好?”话语间,他横抱起她抬步朝越野车而去。可就在他将人抱至副驾驶座放下时,贺熹忽然倾身上前,动作极快地吻上他的唇。 这突如其来的吻令厉行有一瞬的失神,在贺熹小巧的舌探进他口里时,心里突然升起的强烈冲动令厉行本能地夺回了主动权,辗转而深切地吻她…… 久违的亲密,令人不受控制地想要在彼此身上汲取更多。抱紧她柔若无骨的身体,厉行吻得缠绵而沉醉。贺熹闭上了眼睛,任他予取予求… 那么熟悉的气息,那么动情的纠缠,厉行被撩拨到一发不可收拾。在贺熹轻轻哼出声的刹那,他克制地狠狠吮了下她细嫩的脖子。 仿佛怕他抽身离开,贺熹依偎在他怀里低声喃喃:“阿行,阿行…” 厉行的心在这一刻绵软得不行。将她小小的后脑扣在胸口,他柔声说:“我在这儿,小七我在……: 不知怎么,贺熹忽然就哭了,语无伦次地哽咽着问:“你怎么才回来?你不是走了吗?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吗,你舍得回来了吗…….” 记忆深处熟悉的触感强烈地翻涌上来,此时的厉行难受得经不起贺熹一句柔软的责备。此时此刻,除了拥紧她,他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掩饰胸中泛起的那种酸楚的疼。

</原文结束>

0
《若你爱我如初》的全部笔记 29篇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